14

民粹主义与繁荣

伦敦——马琳·勒庞,法国极右翼国家阵线领袖声称爱国主义和全球主义之战将成为21世纪一场决定性的战争。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似乎认为战争的对决双方是“非常假的新闻媒体”和所谓拥有“民众”支持的他本人。他们的说法都是错的。

真正的世纪之战将是长期思维和短期思维之争。拥有长期规划的政治家和政府将击败那些未能——或者干脆拒绝——超越当前选举周期的人。

中国因为长期思维而扬名世界,但我们不必借助独裁制度才能检验这项原则是否成功。某些西方民主国家也已经完成了管理全球化、技术和人口等强劲力量的所有工作——并因此已经建立起民粹主义者基本无力挑战的稳定的经济和政治制度。也有些民主政府仍然顽固地关注短期利益,并且因此损失惨重。

为了形象化的表现这种差距,我为我的教育慈善机构清醒基金制定了一项新的综合统计指标,称为2050年清醒指数。2050年清醒指数不同于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竞争力指数,超越了过去和当前的业绩统计数据来搜集各国未来负担及其以民众为代表的主要资产生产率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