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民粹主义与繁荣

伦敦——马琳·勒庞,法国极右翼国家阵线领袖声称爱国主义和全球主义之战将成为21世纪一场决定性的战争。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似乎认为战争的对决双方是“非常假的新闻媒体”和所谓拥有“民众”支持的他本人。他们的说法都是错的。

真正的世纪之战将是长期思维和短期思维之争。拥有长期规划的政治家和政府将击败那些未能——或者干脆拒绝——超越当前选举周期的人。

中国因为长期思维而扬名世界,但我们不必借助独裁制度才能检验这项原则是否成功。某些西方民主国家也已经完成了管理全球化、技术和人口等强劲力量的所有工作——并因此已经建立起民粹主义者基本无力挑战的稳定的经济和政治制度。也有些民主政府仍然顽固地关注短期利益,并且因此损失惨重。

为了形象化的表现这种差距,我为我的教育慈善机构清醒基金制定了一项新的综合统计指标,称为2050年清醒指数。2050年清醒指数不同于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竞争力指数,超越了过去和当前的业绩统计数据来搜集各国未来负担及其以民众为代表的主要资产生产率的线索。

2050年清醒指数按照五大领域的健康状况,基于25项衡量结果为经合组织35个主要发达成员国排名。这五大领域包括人口、知识社会、技术创新、全球化和面对意外打击的修复能力。排名的结果令人震惊。

瑞士因为在西方国家中针对决定21世纪已知趋势和力量的准备最为完善而排名首位。该国的民粹主义仅限于移民这个单一问题,而且拥有的支持太少,不可能进入政府部门。而且只有当外国出生的移民达到瑞士人口的1/4,也就是美国和英国移民比例两倍时右翼瑞士人民党才拥有了现在的支持。

瑞士的四个邻国排名要低得多——德国位列第十五、奥地利第十七、法国第二十、意大利第三十二——尽管这些国家都与瑞士有着密切的文化、历史和商业联系。在奥地利和法国,不信任欧洲的反移民民粹主义政党已经获得了足够的支持,拥有了掌握权力的真正机会,意大利更加左翼的五星运动情况也非常类似。即便在德国,民粹主义影响力也呈上升之势。

鉴于瑞士在富足、教育程度高、创新能力强和适应性好等方面享有盛誉,它在指数中排名居前可能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因为工资水平世界最高且19%的GDP来源于制造业(美国的相关数据为12%、英国只有10%),瑞士本应在理论上面对中国竞争和破坏工作机会的自动化挑战时更加难以抵抗。但这些挑战基本都被瑞士所轻松克服。

意大利不能得到同样的褒奖。尽管其制造业占GDP的比重比瑞士更小——确切的说只有15%——但它更加无法抵御来自中国的竞争。理由很简单:意大利生产不那么复杂和创新的产品。

这反映了意大利和法国共同犯下的严重错误。因为公共养老金为收买短期选票花费过度,两国政府投资于教育和科研的能力受到严重限制。如果政府无法投入足够资源培训劳动力掌握正确的技能和技巧,那么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在越来越受知识和技术驱动的全球经济中参与有效竞争。

成功还需要建立监管环境和企业文化,容许民众高效地运用他们所学到的知识。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些女性劳动参与率较低(如意大利)或最有经验的65岁以上劳动者不再工作的国家(如意大利和法国)均呈现出明显的劣势。

规划的价值或许在日本表现得最为显著。尽管身为老龄化最快的发达经济体,日本在2050年清醒指数中人口这一栏的排名却相当不错。一个主���原因是日本早就预料到人口结构将发生改变,因此在劳动力队伍中保留了20%以上超过65岁的老年人,而法国这一比例仅有2.9%。

美国在创新和知识方面的表现均不及预期。中学教育表现欠佳和劳动参与度总体较低意味着美国研发的先进技术并没有充分发挥其潜力。这是特朗普当选总统的主要原因——对美国未来的繁荣而言并不是好兆头。

要想像特朗普承诺的那样“让美国再次伟大”,决策者必须超越当前的选举周期。西方民主国家也必须采取同样的措施。但许多批评家已开始怀疑西方决策者是否仍然具备这样长期思考的能力。

但事实可能证明批评者的错误。移民既是今天政治辩论中最有争议的问题之一,而且从根本上看属于长期事务。而且尽管美国选民反对开放,英国依然承诺要在脱欧后继续开放,唯一的例外是针对来自欧盟的移民。在其他地方,开放的理念仍然被坚定地捍卫。

在法国,开放问题是即将到来的选举的主战场。勒庞像特朗普和脱欧支持者一样,声称开放是一场灾难。但勒庞的两大竞争对手——独立中间派候选人马克龙和中右翼共和党候选人菲永——都支持开放和自由市场。谁能获胜不仅将决定法国的轨迹,也将影响整个欧洲。比如瑞士就对此表现得相当紧张。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