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森林的弗朗西斯

华盛顿——教皇弗朗西斯7月访问拉丁美洲时,曾就保护亚马逊雨林向当地居民做了慷慨激昂的陈述。 “我们共同的家园遭到肆无忌惮的洗劫和损毁,”他告诉在玻利维亚汇聚一堂的民众运动世界会议积极分子。“不敢挺身而出保护雨林是一种严重的罪过。”

听从弗朗西斯的行动号召既是道德问题也是实际需要。当世界各国领导人今年晚些时候汇聚巴黎召开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制定全球变暖对策时,他们应该出台政策保护热带雨林和生活在雨林之中的民众。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弗朗西斯并非访问亚马逊地区的首位传教士。几百年来方济会、耶稣会和多米尼加教士一直在这个地区布道。弗朗西斯诉求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的呼吁与其说针对当地民众还不如说面向北美和欧洲民众,是后者对木材、生物燃料和农产品的需求推动了热带雨林的破坏并危及到土著居民的生活。

砍伐雨林的经济诱惑令亚马逊各部落损失惨重。世界各地的土著居民被迫背井离乡,并且遭到威胁和杀戮。在2014年被害的116位环保主义者中 40%是土著领袖。以2014年9月为例,埃德温·乔塔和秘鲁阿沙宁卡部落的另外三名领袖遭到残酷杀害,作案可能性最大的当属非法伐木者。两个月后,厄瓜多尔舒阿尔族领导人何塞·伊西德罗·安通在前往抗议威胁当地人家园的一个采矿项目时被折磨和杀害。

除了是对人权的侮辱,森林砍伐和对土著文化随之而来的冲击是对气候变化斗争的严重威胁。事实已经证明森林覆盖率下降和全球变暖是有联系的。森林砍伐及焚毁所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占到全球排放量的接近10%。

与此同时,森林居民已经证明他们往往是赖以生存树木的最好的监护者。土著人居住的森林往往比其他公私所有者管理的碳吸收能力更强 。事实上,巴西亚马逊地区的土著保留地在降低森林采伐率方面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并为此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过去12年里,巴西被杀害的积极分子和土著领导人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

预计今年晚些时候的巴黎会议上各国将提交国家计划——也叫国家决定计划(INDCs)——概述将为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采取的具体步骤。如果弗朗西斯的吁能够得到重视,那么上述步骤必须包括承诺协助土著居民保护其土地权,授权他们保护自己的森林免遭破坏。

目前为止,全球仅有略超过四分之一的国家已将初步国家决定计划提交审核。遗憾的是,拥有热带森林的国家没有多少已经提交了计划���亚马逊流域国家更是一个都没有。

相反,墨西哥正在树立好的榜样。政府已利用国家决定计划推出了几项雄心勃勃的目标,包括承诺到2030年实现零砍伐,并恢复该国流域的森林生态系统。但尽管墨西哥土著居民和当地部落拥有较强的正式土地和财产所有权,这些权利仍未纳入其他法规制度——从而对任何形式的经济发展起到阻碍作用

美国和欧盟成员国等工业化国家对解决森林砍伐问题负有特殊的责任。必须为森林部落提供资源管理和生计维持方面的援助。联合国设立的绿色气候基金其目的是协助发展中国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及适应气候变化,应当在气候投资基金的专用拨款机制下,纳入专为土著民众制定的规则。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弗朗西斯即将开始的行程将包括访问巴黎和华盛顿,并将在那里继续宣传环境保护。我们的领导人必须决定是否听取他的意见,并将祈祷转变为政策。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