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人口和教皇

墨尔本—上个月,教皇方济各在从菲律宾返回罗马途中向记者说了一位女性的故事。这位女性通过剖腹产生了七个孩子,现在又怀上了第九个。他说这是在“诱惑上帝”。他问她是否想让七个孩子成为孤儿。他继续说,天主教徒拥有可采用的手段控制生育,也应该构建“负责任的亲子关系”而不是“像兔子一样”猛生。

方济各的“兔子”说被媒体广泛报道,但很少有媒体报道,他还说,外部机构不应该将其关于家庭规模控制的观点施加给发展中世界。“每一个人”,他说,都应该能够保持自己的身份而不被“意识形态殖民”。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番评论的讽刺之处在于,在菲律宾这个人口超1亿并且五分之四为罗马天主教徒的国家,天主教会正是意识形态殖民者。毕竟,是教会大力寻求向菲律宾人施加反避孕观点,他们甚至反对政府向农村贫困人口提供避孕手段。

与此同时,调查研究一再表明大部分菲律宾人愿意采取服用可以得到的避孕手段,这并不令人奇怪,因为方济各所提到的教会允许的生育控制方法没有现代化手段可靠。如果菲律宾当初是被(比如)英国新教徒而不是西班牙天主教徒殖民,很难想象时至今日使用避孕手段还会成为问题。

但是,方济各所提出的更大的问题是外部机构在发展中国家推广家庭控制是否合法。有很多理由认为答案是肯定的。首先,搁置家庭控制是否是一种权利这一“意识形态”问题不谈,压倒性证据表明无法获得避孕手段有损于妇女的健康。

频繁怀孕,特别是在无法获得全民现代医疗的国家,与母婴死亡率高企密切相关。外部机构帮助发展中国家降低妇女早逝绝不是“意识形态殖民”。

其次,如果生活空间更大,孩子的表现也会更好,不管是身体方面还是教育方面。想必我们都同意,援助组织促进发展中国家儿童的健康和教育是值得追求的事业。

但是,更广泛、更具争议性的支持家庭控制的理由是,让所有想进行家庭控制的人取得这一目标符合全世界七十亿人口及其子孙后代的利益。他们战胜灾难,理应在这个星球上继续生存下去。在这方面,气候变化和生育控制的关系应该重点关注。

关于气候变化的重要事实已是众所周知:地球大气层吸收了极其大量的人为产生的温室气体,以至于地球正在变暖,极端热浪、干旱和洪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频繁。北冰洋冰盖正在融化,上升的海平面有可能吞没一些国家低海拔沿海地区。如果降水模式发生改变,有可能将有数亿人沦为气候难民。

此外,绝大多数相关领域科学家都认为我们正在走向全球变暖的临界水平,超过哦这一水平,反馈机制就会起作用,气候变化将变得不可控制,带来不可预料的、可能是灾难性的后果。

常有人说,丰裕国家是造成问题的原因,因为它们在过去两百年中排放了更多的温室气体。它们的人均排放量仍然是世界最高,并且它们减排最不费力。毫无疑问,从道德上讲,世界发达国家应该在减排问题上起领导作用。

但是,不常提及的是持续增长的全球人口将严重影响丰裕国家可能同意的减排量的效果。

四个因素影响着排放水平:人均经济产出、生产单位经济产出的能源使用量、单位能源温室气体排放量,以及总人口。任何三个因素的下降都会因为第四个因素的上升而失效。在气候变化政府间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2014年《第五评估报告》(Fifth Assessment Report)的《决策者总结》(Summary for Policymakers)一节指出,全球而言,经济和人口增长依然是化石燃料燃烧导致的二氧化碳排放增长的“最重要因素”。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据世卫组织的数据,如今又2.22亿发展中国家妇女不想要孩子,但无法获得确保不怀孕的手段。让她们获得避孕手段有助于她们按自己意愿规划生活,降低堕胎需求,减少产妇死亡,让孩子获得更好的生命起点,也能降低人口增长和温室气体排放,因此有利于所有人。

谁能反对如此显而易见的双赢建议?我们怀疑,唯一的否定者正是那些把持着宗教意识形态并寻求强加给他人而不顾会给现在和未来几百年的妇女、儿童和世界其他部分造成什么后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