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拐弯抹角的西方

马德里—在西方所面临的诸多挑战中,有一个挑战一直没有被注意到:西方的言辞总是拐弯抹角。从美国总统奥巴马第一个任期的矛盾体魔咒“从背后领导”,到最近德国对此的变体“从中央领导”,空洞的说辞已成为西方政府外交政策的通例。

当然,国际事务的内在复杂性和不可预测性加剧了政客的模棱两可倾向。而如今,地缘政治环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复杂、更难预测,我们的领导人拿出有效决策所需要的果断和明确的动力也就更小了。不幸的是,其结果是导致糟糕的状况变得更加糟糕。

战略言论是一国向对手、盟友、公民和政府机构挑明其方向和意图的重要手段。当这些言论都需要无尽的解读和诠释时,它们的影响力也大大削弱了。

这并不是说国际事务中容不得含糊。历史充斥着从战略烟幕弹中获益的例子。比如,一些历史学家认为时任美国国务卿艾奇逊(Dean Acheson)1950年将韩国排除在美国的“防务周线”之外是在向朝鲜和苏联表示美国不会在发生袭击的情况下保护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