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政治伊斯兰的民主合法性损失

达拉姆—今年,伊斯兰政治在埃及和土耳其这两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面临着重大挫折。但认为政治伊斯兰不再是多元民主中能有作为的参与者甚至是领导力量还为时过早。

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成为埃及首位民选总统还不到一年,数百万埃及人就走上了街头,引发了导致其下台的军事政变。穆尔西在政治上的无能以及缺少应对经济崩溃之策足以让他的政府的支持丧失殆尽。但他拒绝多元主义和追求伊斯兰独裁——他试图将权力集中在穆兄会手中并让自己获得超然于埃及司法的地位就是明证——才是他的失败因由。

类似地,土耳其总理、正义和发展党(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AKP)的埃尔多安的治国之道让十年进步毁于一旦,破坏了经济活力、快速增长和军队服从文治的传统。埃尔多安政府最近残忍地镇压了反对伊斯坦布尔Taksim Gezi公园改建计划的群众游行,这让土耳其看起来像是一党独裁。更糟糕的是,在此后的几周中,埃尔多安发表极端讲话,污蔑不同意其社会保守主义或其对伊斯兰教的特别解读的土耳其人,以此镇压多元主义。

埃及和土耳其是伊斯兰教历史核心的三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中的两个(另一个是神权统治下的伊朗),因此你也许会据此认为发酵中的困境破坏了任何让政治伊斯兰和多元主义民主协调起来的前景。但这两国家的局势存在根本性的不同,政治伊斯兰的复兴前景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