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我们为什么不能消灭脊髓灰质炎?

伯尔尼、伦敦、日内瓦——2016年10月24日理当是脊髓灰质炎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日子。 如果一切按照计划,它将是这种病根除前最后一个年度世界脊髓灰质炎日。但现在还不是庆祝或自满的时候;虽然我们知道如何消灭脊髓灰质炎,但我们还没有完成这项任务。

设想一下:2014年8月,世卫组织宣布西非埃博拉危机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状况(PHEIC);后紧急状况于2016年3月被取消。2014年5月,世卫组织同样宣布脊灰野病毒的国际传播也是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状况;但上述状况迄今一直生效,让人不禁怀疑世界领导人是否给予了足够的关注。

他们应当予以关注。 脊髓灰质炎公共卫生紧急状况持续不断正在危及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GPEI)的成功,自1988年启动以来,世界各国已累计投入150亿美元用于这项行动;同时还威胁到全球公共卫生。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52aMHmK/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