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eusz Morawiecki JP Black/Getty Images

波兰的新傀儡,同样的幕后操纵者

华沙——直到最后一分钟,波兰议会色姆是否能就马泰乌什·莫拉维茨基的总理提名举行投票仍不清楚。12月13日即将到来,执政的法律与正义党希望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在那天进行投票。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对波兰人而言,12月13日能够唤起他们对1981年共产党政府宣布戒严令的记忆。36年前的那天晚上,在法律与正义党主席及当前波兰事实领导人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熟睡之际,数千名共产党的真正对手遭到逮捕。时任军事管制状态下(戒严令一直持续到1983年)国家检察官的彼得罗维奇目前是法律与正义党政府夺取波兰司法控制权运动的领导者。

莫拉维茨基现已宣誓接替贝亚塔·希德沃出任总理一职,在希德沃就任总理期间,法律与正义党一直享受着高规格待遇——10月在民意调查中的受欢迎程度达到47%——是该党有史以来的最高值。最被人广为接受的理论认为替换她的唯一原因是法律与正义党想要安抚欧盟的情绪(由于波兰未能遵守欧盟规则,欧盟正准备出台前所未有的针对欧盟成员国的制裁措施)并同时吸引投资。

2016年投资占GDP的比重大幅下降至略超18%,而且2017年全年仍延续下滑趋势,创下21年来最差表现记录。在希德沃内阁担任副总理期间,曾任银行行长的莫拉维茨基宣布了一项为新技术领域吸引投资的计划,波兰急需发展新技术领域,才能实现其国内经济与欧盟富裕邻国之间的对接。

但法律与正义党治下波兰有限的经济增长实际并不来自莫拉维茨基,而是来自劳动与社会政策部部长拉法尔斯卡。拉法尔斯卡一直采取社会措施来支撑消费,比如发放价值500 兹罗提(合140美元)的儿童补贴。

那么,希德沃下台的真正理由是什么?简言之,在她的任期内,政府疯狂驾驶波兰国家之船,以至于最后不得不更换龙骨。她所在党派不择手段地利用一切可能的机构和权力工具,几乎丝毫没有考虑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但现在波兰政府扩大权力面临着更大的难度。例如,接管或压制私人媒体不仅会带来与反对派的冲突,而且会触动根深蒂固的商业利益,而后者在国外的影响力远比波兰饱受批评的法院大得多。莫拉维茨基在提名的第二天就面临了这样的现实状况,因为针对独立的TVN24 电视网(美国媒体公司Scripps Networks Interactive的附属机构)的严厉的政府罚款引发了美国国务院和欧盟的指责。

在首次以总理身份接受采访时,莫拉维茨基告诉持极右翼观点的玛利亚广播电台他打算“重新实现欧洲基督化”。这句话听上去有没有任何与欧盟和解的意味?

莫拉维茨基出名靠的并不是理智和远见。当TVN24的莫尼卡·奥莱伊尼克要他在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之间作出选择时,他回答说这就像选择霍乱和瘟疫。毋须多言,莫拉维茨基与美国总统的首次会面将会非常有趣。

事实是波兰政府的大规模改革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但按照原来的计划,卡钦斯基本人应当成为继任总理的人选。但事到临头他又有所犹豫,担心这样的举动会威胁法律与正义党参加2019年议会选举。卡钦斯基渴望一场压倒性的胜利,而他知道他和国防部长安东尼·马切雷维奇是波兰政界最不受民众欢迎和信任的人物。民众对希德沃和莫拉维茨基的看法更加积极。

此外,卡钦斯基很容易引发公众情绪失控,而如果他担任总理职务——他肯定需要当众演讲——甚至偶尔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如果希德沃出任总理,政府官员告诉老板令人不愉快的事实真相并不会存在太大问题。但如果卡钦斯基正式上台,政府很快就会被自己的谎言牢牢捆住手脚——在欺骗公众的同时欺骗自己。

如果莫拉维茨基担任总理,卡钦斯基可以继续利用当前非政府人士的身份来控制政府,而不必为政府的政策或行动负责。在这一点上,卡钦斯基正在模仿他的偶像,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波兰领袖约瑟夫·毕苏斯基(尽管这位“波兰第一元帅”确实曾经两次担任总理)。

鉴于上述政治因素,莫拉维茨基和希德沃一样是理想的总理材料:他们都在党内是无名小卒。而现在他拥有了卡钦斯基的支持,并因此深受马切雷维奇和(刚刚实现了对法院直接控制的)司法部长兹比格涅夫·兹波布罗等其他法律与正义党领导人物的妒忌。

这些都使莫拉维茨基成为可靠的傀儡。他的存在是为了达到某种特定的目的。在巩固波兰右翼地位后,法律与正义党为筹备下一次大选希望提升对中间人士的吸引力。莫拉维茨基的工作就是阻止反对派和抵制独立行事的安杰伊·杜达总统,比如通过否决部分政府的司法权力。(杜达最终放弃了抵抗,但卡钦斯基已经对他失去了信心。)

莫拉维茨基既引诱不了欧盟也引诱不了商界。但他会使中产阶级选民更容易认同法律与正义党。在他提名后的首次民调中,该党赢得了50%的支持率——并因此创造了新的纪录。

与往常一样,卡钦斯基最关心的是巩固自己的权力。他从未对欧洲计划真正感兴趣,而且过去两年来他不断向外界表示他对欧盟不感兴趣。欧盟迟早也将失去对他的兴趣,而波兰人民将会再次遭受损失。

翻译:Xu Binbin

http://prosyn.org/oflRjB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