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lo Ratti Associati's Living Nature installation at Milan Design Week 2018 Delfino Sisto Legnani and Marco Cappelletti

用自然滋养城市

波士顿——自从古希腊诗人忒克里托斯写下歌颂乡村生活的田园诗 ,人类就一直在思考如何建设与自然环境相协调的城市。但随着全球城市化率呈指数级攀升,人类对绿色城市的需求更是前所未有的迫切。幸运的是,创新和科技有助于实现这种长期无法实现的平衡。

城市规划人员关注的焦点一直是缩小城乡差距。在19世纪及20世纪初,随着大量人口从乡间迁往新兴的大都市,欧洲城市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增长。随着这些城市的发展,它们变得过于拥挤和肮脏,从而促使新一代思想家探索解决之道。

其中一位是1898年创造了“花园城市”一词的英国远见人士埃比尼泽·霍华德,他将其定义为围绕开放空间、公园、工厂和农场建造的住宅社区。很快,伦敦就被树叶茂密的郊区所环绕,上述设计的目的是保持高质量住宅和充足的绿色空间之间的平衡。霍华德的口头禅是将城市融入自然之中。

几十年后,在大西洋的另一端,弗兰克·劳埃德·赖特构想了一座广亩城市,这是一个幻想中的郊区开发项目,完美实现了建筑与野外环境的平衡。回到欧洲,著名的建筑及设计师,被称为勒·柯布西耶的夏尔·爱德华·让纳雷则勾勒出与自然无缝衔接的乌托邦城市愿景

但尽管上述理念中的任何一个在当时都颇具革命性,但却因为过于依赖汽车并推动城市扩张而没有取得成功。事实上,西方早期城市化大都以与自然相悖的发展模式为特色,连接城市的不是绿地和公园,而是无穷无尽的不透水的道路。当规划者意识到20世纪补救措施的缺陷时,他们尝试着逆转这个等式:如何能让自然回归城市?

2009年6月开放的纽约市空中花园是由铁路路基改造的空中绿色线路,也是秉承这种新城市规划理念的首批项目。从伦敦(现已报废的)花园大桥到首尔的空中花园,项目的设计宗旨是更好地将自然融入到城市结构当中。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新加坡的滨海花园更加雄心勃勃。在公园的巨型树丛,光伏电池搜集太阳能,并用钢树“树冠”中所贮存的雨水来浇灌垂直的树叶塔。干燥后的空气甚至被收集起来冷却周围的建筑物。

与此同时,在德国,一家名为绿色城市解决方案的创业企业正在修建覆盖着厚厚苔藓的移动墙,目的是清洁污染空气和降低城市温度。该公司的城市树理念 ——其本质是一种天然过滤系统——正在从墨西哥城到米兰的全球大都市接受测试。

我们甚至亲眼目睹城市农业的繁荣,因为水培和气培技术使得在密闭空间内种植蔬菜更加轻松。虽然城市绝不会取代农村成为世界主要营养源,但却并不妨碍城市地区种植更高比例的食物。像波士顿货运农场和柏林室内农场这样的新企业已经在利用这些技术将都市农业传播给更多人。

随着这些创新方案落地生根,城市规划者正在将注意力转向更大胆的创新。我和我的同事们正在研究的一个理念是定制城市的气候及生态系统。在米兰,我们不久前揭幕了活力自然展,这是一间500平米(合5,381平方英尺的)展馆,可以在同一座屋檐下同时复制春夏秋冬四季。该项目的目标是激起关于可持续设计的对话,并展示将自然融入城市和未来家园的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

一个多世纪以前,法国地理学家埃莱斯·瑞克斯曾精准预言人们将一直需要“享受城市之美并同时拥有自然所滋养自由的双重可能性”。瑞克斯的理想充满了远见,即使还并不成熟。但今天,多亏新技术和大胆的思考,我们正在逐步缩小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差距。

http://prosyn.org/01uiw0d/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