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moglu19_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_erdoganmoneyeconomy 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大清债

发自波士顿—背负着超过7.5万亿美元外部债务的新兴经济体正面临着日益沉重的偿债成本,而这一切又恰逢它们需要尽可能扩大财政空间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危机之时。尽管有充分理由去减免大部分债务,但许多主要参与者都对此表示反对,认为这将限制这些国家未来进入国际市场的渠道进而压抑投资和增长。

但支撑上述观点的证据其实相当薄弱。国际金融流非但没能可靠地促进投资和增长,反而更可能助长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动荡。即使如此,学术界和政策界长期以来依然假设这些国际融资可以帮助新兴经济体建立更有效的体制,比如协助它们发展自身银行体系和股票市场。同时那些反对债务减免的人还指出,新兴市场需要国际债券市场所施加的“纪律”,因为资本外逃的威胁会让独裁者和民粹主义者有所忌惮,不敢乱来。

因此在欧洲债务危机期间,各方都尽力劝阻希腊人对外国银行债务实施违约,以免损害其信用记录。虽然希腊选民拒绝了三大官方债权人(欧盟委员会,欧洲中央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的条件,但该国的左翼政府最终还是达成了协议,这让许多政策制定者得出了市场纪律有用的结论。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KlpKzEb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