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移民的镜厅

伦敦—在大西洋两岸,反移民政治正在破坏民主,威胁生命。极右翼民族主义政党正在欧洲得势,更有数百万未登记移民生活在阴影之中。在美国,总统奥巴马担心其政党能否保留对参议院的控制权,决定将移民改革推迟到11月选举之后。

但这很可能是错误的方针。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简称GMF)的最新民调表明,反移民情绪主要来自信息失真,而不在于根深蒂固的敌意。

GMF的《跨大西洋趋势》(Transatlantic Trends )调查的最重要的发现是,当人们获得最基本的事实时,对移民的担忧就会迅速减少。比如,在被问及美国移民是否过多时,38%的美国人表示同意。但如果在问问题之前告诉受调查者实际上有多少外国人生活在美国,他们的观点就会发生重大改变:只有21%表示移民太多了。

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在英国,54%的受访者说移民太多;而在获得了关于外国人的事实后,这一数字下降到31%。在希腊,这一数字从58%变为27%,意大利则是44%变为22%,如此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