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糖之苦

普林斯顿—糖是甜的,但糖产品的伦理学一点也不吸引人。乐施会国际(Oxfam International)最近发布了一篇《糖果冲冲冲》(Sugar Rush,为其《品牌背后》(Behind the Brands)系列的一部分),披露我们对糖的使用导致我们做出了抢夺土地、破坏某些世界最贫困社区的权利的行径。更加了解情况和更讲道德的消费者可以改变这一状况。

我们喜欢甜的,这是基因决定的,而当我们衣食无忧时,就会消费更多的糖。结果是糖价上涨,导致生产商寻找更多的土地种植糖类作物。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毫不奇怪,当穷人的利于与富贵之士冲突时,吃亏的是前者。乐施会的报告中就有不少例子,生产商在居民不同意的情况下兼并土地,导致农民沦为无地劳动力。请看下例。

在巴西北部的伯南布哥州(Pernambuco),一群渔民家庭自1914年以来便生活在西里尼亚恩河(Sirinhaém River)河口的小岛上。1998年,Usina Trapiche炼糖厂要求伯南布哥州征用土地。岛民说,炼糖厂在提出要求后就破坏了他们的家园和小农场,并威胁没有离开的岛民进一步使用暴力。

这些渔民家庭说,去年,炼糖厂雇员还在烧毁重新建起来的房子。Trapiche公司将渔民家庭迁往附近的城镇,提供水电、卫生服务和教育,但如果他们向继续捕鱼,就得长途跋涉。他们中许多人仍在设法回归捕鱼生活。

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都使用Usina Trapiche糖用于生产。它们应该为土地被Trapiche用来生产这些糖的人的悲惨遭遇负责吗?20世纪90年代,耐克试图洗净其运动鞋工厂使用童工和其他不道德用工行为的责任。但其顾客并不买账,最终耐克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检查工厂,解决问题,并让其供应商透明化。

类似地,麦当劳对关于其供应商动物福利方面的批评的最初反应是起诉指责它们的活跃分子。麦当劳期望批评者会就此消停。但有两位输无可输的批评者现身法庭为自己辩护,结果造就了英国法律史上最长的诽谤庭讯,庞大的麦当劳公司因此遭遇公共关系灾难。

法官判决活跃分子的一些指责并不构成诽谤,因为内容属实。此后,麦当劳接受了对其供应商行为的责任。这也成为美国对待食用动物行为改善的及时雨。

更近的例子有今年早些时候孟加拉国Rana Plaza制衣厂垮塌事件,该事件造成1000多人死亡,也给制衣业带来了类似的问题。主要糖生产商兼连锁服装品牌Primark所有者英联食品公司(Associated British Food)承担了对供应商的责任,与其他80个服装品牌一起签署了受工会和孟加拉国政府支持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建筑安全协定。

服装业适用的,食品业也适用——不仅仅是糖,所有食品产品都适用。乐施会要求十家最大的食品品牌拿出领导力,承认它们在供应商违反土地权利方面的责任。

特别地,乐施会希望这些全球公司不要购买在没有获得小型食品生产商自主做出的充分了解情况的先期同意的情况下兼并它们的土地的供应商所提供的原料。对于已经发生的未经如此同意的土地兼并,以及存在纠纷的土地兼并,乐施会希望各大公司坚持公正的纠纷解决程序。

《品牌背后》给出了一张评分表,就各大问题给十大品牌打分。这些问题中包括了对员工、水、土地、女性和气候变化的影响。在土地问题上,乐施会给百事可乐和英联食品的评分是“差”或“很差”。雀巢公司的评分要好一些,因为其供应商指南——用于糖、大豆、棕榈油和其他商品的采购——要求供应商在土地兼并前获得土著和本地社区自主做出的充分了解情况的先期同意。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雀巢公司是十大品牌中第一个全面支持这一原则的公司。随后,11月7日,可口可乐也就乐施会的号召做出了回应,它将对供应商和灌装商的土地掠夺行为“零容忍”。可口可乐承诺披露其甘蔗、大豆和棕榈油供应商,以便人们进行社会、环境和人权评估;在与西里尼亚恩河口渔民冲突的问题上,可口可乐也抨击了Usina Trapiche。

乐施会主张提高全球食品行业标准。如果百事可乐公司和英联食品公司想要我们认为它们是有道德的生产商,那么它们就需要以雀巢公司和现在的可口可乐公司为榜样,接受它们在其供应商对待世界最贫困、最弱势人群问题上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