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顶层的哲学

墨尔本—去年,哈佛大学的一份报告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报告指出,美国完成文科学士学位的学生比例从14%下降至7%。即使如哈佛这样的精英大学,这一比例也出现了类似的下降。此外,近几年来,这一下降趋势似乎更加明显了。人们开始谈论人文科学危机。

我不是很了解人文科学,不敢妄议学生注册率下降的原因。也许许多人文学科不太容易找工作,或者根本找不到工作。也许这是因为一些学科与外界沟通不充分,了解它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重要的人太少。或者(也许这一解释更难令人接受),也许这根本不是沟通问题:也许一些人文学科确实变得与我们生活其中的令人振奋、快速变化的世界不太相关了。

我只是提出这些可能性,并不讨论如何调整。但是,我确实了解一些我的学科——哲学的东西。哲学通过其实用分支伦理学为我们最紧迫的争论做出了重大贡献。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0hIw4e0/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