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位于顶层的哲学

墨尔本—去年,哈佛大学的一份报告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报告指出,美国完成文科学士学位的学生比例从14%下降至7%。即使如哈佛这样的精英大学,这一比例也出现了类似的下降。此外,近几年来,这一下降趋势似乎更加明显了。人们开始谈论人文科学危机。

我不是很了解人文科学,不敢妄议学生注册率下降的原因。也许许多人文学科不太容易找工作,或者根本找不到工作。也许这是因为一些学科与外界沟通不充分,了解它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重要的人太少。或者(也许这一解释更难令人接受),也许这根本不是沟通问题:也许一些人文学科确实变得与我们生活其中的令人振奋、快速变化的世界不太相关了。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我只是提出这些可能性,并不讨论如何调整。但是,我确实了解一些我的学科——哲学的东西。哲学通过其实用分支伦理学为我们最紧迫的争论做出了重大贡献。

我是哲学家,因此你大有理由质疑我的观点有失偏颇。幸运的是,我可以找到瑞士智库戈特利布·杜德威勒研究所(Gottlieb Duttweiler Institute)的独立报告支持我的论点。

GDI最近发布了2013年全球思想领袖100人排名。这份排名囊括了经济学家、心理学家、作家、政治学家、物理学家、人类学家、信息科学家、生物学家、企业家、神学家、医生和其他各学科的专家。但排名前五的全球思想家中有三人是哲学家:斯拉沃伊·齐泽克(Slavoj Žižek)、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和我。GDI将排名第四的尤尔根·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列为社会学家,但报告也承认,说他是哲学家亦无不可。

全球思想领袖前五名中唯一与哲学无关的是阿尔·戈尔(Al Gore)。在思想家100强名单中,经济学家比其他任何一门学科都要多,但排名最靠前的经济学家尼古拉斯·斯特恩(Nicholas Stern)只位列第十。

世界前五大最有影响力思想家有四个来人文学科,其中四分之三又来自哲学,这是真的吗?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要看一看GDI在给全球思想领袖排名时根据哪些指标。

GDI旨在识别“与全球总体信息域产生共鸣的思想家和思想”。数据收集所基于的信息域也许是全球的,但也只局限于英语,这也解释了为何中国思想家没有一位名列100强名单。有形的要求有三项:必须以思想家为主业、必须在本身学科之外知名、必须有影响力。

这份排名是许多不同指标的混合物,包括思想家在TouTube和Twitter上被观看的次数和粉丝数量,以及他们在博客和维基世界(wikisphere)的主导力。结果表明了每一位思想家在不同国家和不同领域的关联度,��名所选择的思想家都是被讨论最多、引起最广泛争论的思想家。

毫无疑问,排名每年都会变化。但我们可以看出,2003年一些哲学家在思想界拥有特别巨大的影响力。

这对于认为苏格拉底的所作所为太令人不安、以至于以“腐蚀年轻人”为由将他处死的雅典领袖来说肯定不是新闻。对于熟悉让哲学打入更广阔的的市场的成功努力的人来说也不是新闻。

比如《当代哲学》(Philosophy Now)和其他语言的对应刊物,又比如叮哲(Philosophy Bites)这样的播客、大量博客、免费网络资源等等,它们吸引了成千上万学生。

也许对思考宇宙和生命的兴趣的增加要归因于这样一个事实:至少有十亿地球人,它们的衣食住行和安全问题已经基本得到了解决。这让我们开始探问其他我们想要或者应该从生活中知道的东西,而这就是许多哲学研究的出发点。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研究哲学——思考和思辨它,而不仅仅是消极地阅读它——开发了我们的批判性推理能力,也让我们能够应对快速变化的世界的挑战。也许正因如此,许多雇主急切地希望聘用哲学成绩好的毕业生。

更让人惊喜也更重要的是,如何教授哲学课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生命。从我个人的经验出发,我知道上哲学课能让学生成为素食主义者,让他们追求将一般收入贡献给慈善事业,甚至让他们向陌生人捐献肾脏。有多少其他学科可以做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