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 Treasury income tax refund check Douglas Sacha/Getty Images

基于表现的政客退休金

纽约—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Paul Ryan)在1月份任期届满退休时,他有望获得拿到每年超80,000美元政府退休金的资格。瑞恩的例子——以及其他几十位将于今年退休的国会议员——突显出政客和理应是他们的服务对象的绝大部分公民的可得财务福利之间的差距,不管他们在任时的表现多么称职。

由于不管怎么样都有信心能够获得丰厚的退休金,所以瑞恩这样的政客常常鼓吹削弱政府财政状况的措施。国会预算办公室提醒我们,美国政府赤字有可能在未来30年中增加两倍,从2017年占GDP的2.9%增加到2047年占GDP的9.8%。

无论如何,如此财政“大爆炸”都将削弱政府为子孙后代投资教育和基础设施的能力。与此同时,根据退休金权利中心(Pension Rights Center)的数据,只有15%的私人部门雇员——他们往往需要依靠公共拨款的教育和基础设施——只能获得固定退休金计划,以此作为瑞恩的退休金的缓冲。

要恢复公平,政府应该效仿私人部门的做法,将政客退休金与表现联系起来。与上市私营公司的高层管理者一样,做出坏决定的决策者应该面临以削减退休金为形式的降薪。

退休金是国家承诺——说到底,是纳税人——对政客个人的长期承诺。如果政客从50岁开始领取退休金(瑞恩就将如此),退休金很有可能要支付40多年。因此,将长期奖励与政客在任时支持的政策的长期影响相挂钩是公平的。

影响应该用多种指标来衡量,包括教育质量、健康状况,以及GDP增长、通货膨胀、失业和收入不平等性等经济指标。如此全面的量化评估不但能给政客更大的激励做出明智的选择而不仅仅是政治上的权宜之计,也有助于选民做出关于应该由谁来代表他们的更加知情的选择。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新加坡已经采取了这样的机制,如果政府达到了GDP增长、收入增长(包括一项收入如何向底层20%倾斜的指标)和失业率的目标,部长能得到奖励。据2013年美世咨询(Mercer)的研究,新加坡的部长们能够获得最高相当于底薪50—60%的可变收入。

诚然,重点不是要降低政治领导人的总薪酬,而是要确保他们物有所值。新加坡总理的年薪高达163万美元,是世界薪水最高的领导人,年收入相当于德国(299,784美元)、意大利(131,608美元)、日本(202,700美元)和英国(215,980美元)领导人的总和。

但新加坡公民很少眼红于这笔薪水,因为他们认为国家治理得很好,未来前景光明。相反,在美国——总统通常年薪为400,000美元,特朗普总统将薪水捐献给各种渠道——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接近于历史低点。

因此,公民确实似乎愿意接受领导人的高薪。但这些领导人必须对得起这个收入,正如私人部门工作者。这意味着他们要制定和引领能给国家带来真正的、长期的收益的政策。

调整政客薪酬以刺激经济、教育和健康结果的改善并非易事——因为首先政客本身必须同意这样的变化。但今天也许是解决这一挑战的理想时机,因为今天人们广泛关注如何改善薪酬平等,其中就包括填补性别薪酬空缺、解决日益加剧的收入不平等,以及降低CEO薪酬与中位员工薪酬之比等。

如论如何,反对基于表现的薪酬机制对政客来说不是好主意。如果他们真的对他们所支持的政策能够惠及大众充满信心,就应该愿意根据——或部分根据——这些政策的表现领取退休金。

http://prosyn.org/5lDdWqq/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