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巴西的虚拟自由法

里约热内卢—看起来好像是恐怖电影的情节——矩阵的一个几乎无人注意到的小故障导致了全球大混乱。这一回是一个简单但致命的程序错误,瞬间将数百万消费者的敏感信息暴露在黑客眼前。新闻大谈我们可能难以意识到的上网危险,警告说大量数字海盗正在觊觎新犯罪机会的巨大利益。全世界的公司无不在竭尽全力保证在线安全。

但是,所谓的“心脏出血”(Heartbleed)漏洞太真实了。它直指一个严峻的真相: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我们便已经完全依赖上了我们才刚刚开始理解,遑论厘清和监管的前沿——互联网。重要的争论——比如自由与安全之争、隐私与盗版之争和网络空间对民主的冲突之争等——远远没有得到解决。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但对“心脏失血”和类似威胁的担忧,以及美国前情报承包商斯诺登所揭露的侵略性监控策略所引发的愤怒已经让许多国家摆好了防御架势。在许多地方,保护互联网自由的措施遭到了威胁。

但是,正如我的祖国巴西所标明的,或许可以另辟蹊径。巴西众议院通过了真正的互联网“权利法案”,并由参议院一致批准,上周经总统罗塞夫签字生效。公民社会支持者对这一结果十分满意。

许多人将这一立法称为互联网宪法,它旨在保护在线言论自由、限制政府搜集和使用互联网用户元数据。该法案确保“网络中性”(意味着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必须平等对待所有信息和用户),并要求谷歌和Facebook等全球公司在对待巴西用户时遵守巴西法律和判例。

巴西的互联网自由思想产生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08年具历史意义的竞选策略。他通过社交网站筹集到数百万小额献金,创造了竞选筹资新革命,也似乎开启了民主和公民参与的新纪元。

但并非所有人都这样认为。一系列立法——将共享音乐等多种互联网使用行为入罪以及允许更大程度的政府监控——似乎在逆自由潮流而动。巴西也是如此,随着国家迈向针对网络犯罪的国际斗争前沿,当局也获得了对互联网的更大的控制权。

局面在2009年开始了转变,巴西时任总统卢拉参与了一次关于互联网自由的活动,随后宣布不会接受任何妨碍在线自由的立法。他还承诺提交刚刚被批准为新法律的法案。

有趣的是,该法案不是由常规法律起草官僚起草的。整个过程完全向公众开放,普通公民可以通过一个政府博客贡献自己的力量。自由软件支持者将它与执法者和;来自谷歌和雅虎等的游说者联合起来,树立了一个“维基民主”(wiki-democracy)的榜样。

2011年,在经历了两年的争论和讨论后,立法草案被递交到国会。反对声非常强烈。游说者事故扼杀立法草案,通讯公司尤其反对网络中立条款。

尽管如此,支持法案的联合力量——巴西传奇音乐家、前文化部长基尔(Gilberto Gil)组织了350,000人的请愿,受到各大公民团体的支持——克服了传统政治利益。在此过程中,他们甚至带来了新的立法模式。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是,在世界其他地区,发展方向正好相反。奥巴马的当选余晖迅速地黯淡了。互联网推动的伊朗起义以及随后阿拉伯世界大部的起义被残酷地镇压了。新披露的政府监控丑闻,以及“心脏失血”式的安全恐慌继续考验着世界对互联网自由的信奉。

但是,尽管忧虑重重——并且自由互联网本身也��育着危险——但世界决不能放弃利用网络空间的转型潜力。感到决心渐失的人可以向南看,看看巴西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