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ts wait for testing and medical treatment for tuberculosis 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不容忽视的传染病

巴黎—一位住在华盛顿城外绿树成荫的社区的小学生被诊断为结核病。一位东加拿大罹患结核脑膜炎的婴儿用直升机送往医院。一位法国斯马尔沃(Smarves)的幼儿园学生在一位同班同学死于结核病一年后也发现了结核病症状。

这只是传染性结核病的三个例子。这种疾病今年将折磨一百万儿童。其中一些幸运儿没有伴生艾滋病等并发因素,并能够获得标准的抗生素治疗,他们99%能够存活下来。但在死于结核病的儿童中,有90% 无法获得治疗,光是今年,就将有二十五万儿童因结核病死亡。这是一个无差别的故事:全球医疗部门任由结核病孩子听天由命。

如果说你觉得这有些耸人听闻的话,看看2016年伦敦帝国学院、医学研究委员会(Medical Research Council)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开场白:“直到最近,儿童结核病被总体结核病和母婴健康届相对忽视,”作者们写道,“对受TB影响的儿童,基于人权的方针可以有很强效力;但是,对这些策略的认识和应用并不普遍。”换句话说,身患结核病的儿童没有被本应服务他们的社区所救,但就连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人也寥寥无几。

全球而言,结核病杀死的人数比任何一种其他传染病都要多。这是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因为引起结核病的细菌可以轻易通过空气传播。但处理儿童结核病和治疗成人结核病并不相同。因为结核病测试系为成人而设计,因此对于常常表现出不同症状的儿童诊断不十分可靠。

这是儿童得不到治疗的原因之一。但更简单的解释是儿童不像成人那样容易传染。咳嗽的儿童由于身体较弱,释放的结核病菌没有成人多。而当结核病折磨儿童时,病菌袭击的部位不止于肺,也包括腹部和脑周围组织。

平心而论,个体卫生工作者不会故意让儿童饱受结核病折磨乃至死亡。但卫生系统会。在每年有1,000万多人感染结核病的情况下,资金往往被用在了阻止其传播上。因此,即使儿童时最容易感染结核病的患者群体之一,但他们的需要被忽视了,因为他们的传染性较弱。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拜这些系统层次上的轻重缓急所赐,每四年都有一百万儿童因为这种可防可治的疾病而死亡。这是一场人权悲剧。

幸运的是,解决儿童结核病的务实救命措施是现成的。比如,我们知道,大约一半与传染了结核病的成年人生活在一起的儿童也会染上这种疾病。据此,我们希望生活在有成人感染结核病的家庭的儿童得到监测和合适的照顾。但《柳叶刀》杂志的一篇2017年的研究发现,在结核病较为普遍的国家,“家庭联系调查仍然严重欠缺。”

此外,卫生工作者和公共卫生官员只需要更加注意他们的症状,就可以发现更多儿童结核病。国际结核病和肺病治疗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Against Tuberculosis and Lung Disease)在乌干达推行这一方法后,实施地区的儿科结核病诊断数量翻了一番多。但是,除了这个例子,儿童总体上被排除在结核病研究之外,我们急需发展专门为他们而设的新工具。

儿童结核病是一个道德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如此,政府应该将人权作为结核病策略、政策和医疗服务的核心。儿童权利公约——全世界批准率最高的条约——可以作为指导性框架。

他们应该立即开始这项工作。5月,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高级官员开始为9月的联合国大会筹备高规格结核病会议。历史上首次,世界各国首脑将开会探索消灭结核病的方法。结果将决定未来多年结核病的国际应对方针。

但愿世界领导人能够明白,儿科结核病反映了儿童基本权利被广泛忽视的现状,这可以通过现有政策干预得到极大的缓解。忽视这个灾难再无借口。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qkkDV0k/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