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和平还是毒药

海法——事与愿违,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和纳粹暴行引发的震惊并不意味着战争和种族灭绝就此结束。 事实上,二战结束后的数十年间血腥冲突一直连绵不断,有些种族的所有人口在这些冲突中被彻底灭绝。 比方说安哥拉内战,红色高棉屠杀数百万柬埔寨人、卢旺达部落战争、南斯拉夫血腥解体和南苏丹对基督徒的残忍灭绝。 我们同样不该忘记斯大林主义对前苏维埃帝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

但二战中的犹太人大屠杀独一无二,因此联合国将其挑选出来,并指定了特别的纪念日。 它与其他屠杀事件的不同之处不仅在于超出人们想象的受害者数字和无法从记忆中抹去的残忍,还在于它不具备其他屠杀和种族灭绝的常见动机。

纳粹屠杀犹太人并不是为了抢占领土——犹太人根本没有任何领地;纳粹屠杀犹太人也不是因为他们信奉敌对的宗教信仰——纳粹及其忠实的追随者都相信无神论,是所有宗教的死敌。 纳粹屠杀犹太人更不是因为意识形态差异——犹太人并没有什么独具“犹太特色”的思想意识。 纳粹灭绝犹太人也不是为了抢夺他们的财产——多数犹太人一贫如洗,而那些略有财产者只要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可能会很高兴地把财产贡献出去。

纳粹把犹太人看作一个“微生物”品种,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想要如此野蛮而一丝不苟的毁灭犹太种族。 犹太人大屠杀起源于某种把犹太人与子虚乌有的先天威胁联系在一起的荒唐而虚幻的机制,这种机制催生了对犹太人强烈、疯狂而且毫无道理的仇恨情绪。 这种仇恨并没有随着纳粹主义的消亡而寿终正寝,在解放奥斯维辛65年后,我们还可以亲身感受到这种可怕的仇恨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