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逃离乔治·布什的未来

一切都是石油惹的祸。美英对中东不断进行的错误干预,其根源在于阿拉伯的土壤深处。自从上世纪初温斯顿·丘吉尔领导了英国海军从煤到油的能源转换,西方大国就不断地插手中东国家的事务,为了保持石油流通,颠覆政府,在战争中推波助澜,展开了一场所谓的能源“大竞赛”。不过这场竞赛已接近尾声,因为旧的手段显然已力有不逮。

就在人们开始相信美英在伊拉克的行动还有石油以外的原因时,现实将我们拉了回来。布什总统最近邀请记者想象今后50年的世界。他的心中并没有未来的科技,也不在意高达九十亿的全球人口,或者气候变化及生物多样性的挑战。相反,他想知道的是伊斯兰激进分子是否会控制全球的石油。

不论50年后有什么问题值得我们担心,这肯定是最次要的问题之一。即便这个问题很重要,为了保证50年内的石油供应而把萨达姆·侯赛因拉下台也是最无理取闹的战略。然而各种各样的证据告诉我们,当布什政府将重点从通缉本·拉登转为向伊拉克开战时,他心里所想的正是这个。

推翻萨达姆是新保守主义的新美国世纪计划长久以来的执念,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他们就坚持认为萨达姆很可能会压制“全球很大一部分石油供应”。副总统迪克·切尼在酝酿伊拉克战争时多次表示这样的担心,宣称萨达姆·侯赛因为了“控制全球很大一部分能源供应”,在制造大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