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付出改革的代价

在刚刚结束的德国选举中,安格拉·默克尔的糟糕表现使检视德国众所周知的僵硬经济状况的希望全部落空。托尼·布莱尔还期待着她协助发起一次运动,从而使现任欧盟主席的英国能够为欧盟经济创造具有历史意义的转折点。但现在布莱尔已经放弃了这项计划,而所有自诩的改革者也很可能会调整自己的远大抱负。欧洲似乎比以往更加沉闷。但情况果真如此吗?

首先,私有部门的状况相当不错。新技术的传播速度令人惊叹。面对不利的经济条件,企业做出的反应是通过资本密集的生产过程实现裁员和提高生产率,并在必要的时候在海外投资设厂。只有服务行业相对较为落后,因为它们接触不到国际生产环节,甚至接触不到欧洲的内部竞争。

归根结底,根本不存在什么“欧洲经济”。欧盟25个成员国的经济状况各不相同。日耳曼国家在科技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西班牙成功地把失业率降低了一半(不久之前那里的失业率还高达25%),而来自中东欧的新成员国正在快速追赶原欧盟国家经济发展的步伐。

问题严重的反而是欧盟四个大国当中的三个:法国、德国和意大利。但即便是他们都采取了一些改革措施¾虽然力度尚嫌不够,而且改革措施刚刚实行还看不出有任何变化,但归根结底,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