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驯服财阀

首尔—三星公司法定继承人李在镕被刑事起诉是令韩国全国动摇的政治丑闻的最新爆炸式进展。目前,韩国国会已于12月9日投票弹劾现任总统、前总统朴正熙之女朴槿惠。宪法法院有六个月时间裁定她被弹劾下台。如果弹劾成功,接下来几个月就要举行总统大选。

但是,李在镕的被诉表明,此次危机所牵涉到的不仅是总统。丑闻的核心是政客与财阀(韩国家族企业集团巨头)之间藕断丝连的关系。如果政府抓住这一机会改革韩国经济由财阀主宰的结构,就能够改变韩国经济的未来——让它变得更好

朴槿惠被控用自己的政治影响力为其长期密友崔顺实牟利,后者被控逼迫财阀向其实际掌控的两家非营利文化基金会注资800亿韩元。她还被怀疑干政,包括部长任命和国事访问等要务,尽管她本人不担任任何官职。朴槿惠被嘲讽是崔顺实的傀儡

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并非韩国的新现象。大部分政府都从财阀那里攫取资金,通常还受到检察和税收机关的协助。作为这些资金的交换——这些资金往往被用于耗资巨大的国家工程甚至政治选战——财阀能获得有利的条件,比如廉价银行贷款和有利的监管规则。

这一互惠互利的关系自20世纪60年代韩国经济转型伊始便一直存在。国家的迅速进步被归因于制造业出口的强势,而带来制造业强势的企业只有在正负激励的帮助下才有能力在全球市场上竞争。

朴槿惠之父从1961年开始领到韩国,直到1979年遇刺,他与财阀关系密切,先是帮助财阀在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建立比较优势,然后又帮助它们进军资本更加密集的行业,包括汽车、造船、化工等。

如今,财阀贡献了韩国近三分之二的出口——对于世界第六大出口型经济体来说,这绝不是容易的事。三星电子是最大的财阀,贡献了总进口的20%。三星在 2016年《财富》全球500强中名列第13,其市值占韩国股市总市值的五分之一。

除了政府支持,财阀的所有权和治理结构也有助于它们的成功。财阀由创始家族掌管,最高管理层能够着眼于长期愿景而非短期利润,也能够迅速调动资源。这一模式的效率在财阀成功地成为美国和日本顶尖企业的“快速追随者”的现象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担财阀的层级制管理结构常常过于僵化,无法纠正糟糕的决策。许多企业集团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破产,它们做了太多无法盈利的投资。

此外,财阀的所有权通常很不透明,交叉持股网络让创始家族能够在只持有少数股权的情况下掌握控制权。李家对三星电子的直接所有权只有不到5%,但控制着集团实际控股公司三星物产——持有三星电子4.3%的股权和三星寿险19.3%的股权——31.1%的股权。三星寿险反过来又持有7.3%的三星电子股权,三星电子也间接投资三星物产和三星寿险。

这一所有权结构在所有权的代际传递过程中问题尤其突出。就像封建王朝,你永远无法保证你的后代能够胜任王位。李在镕最近刚刚接任三星电子副主席。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时代,他必须拿出父辈和祖辈所具备的远见卓识的领导力。其祖父是三星公司创业者,将这家地方性小贸易公司打造成全球半导体和智能手机巨头。

和其他财阀一样,拜中国不断缩小技术差距所赐,三星有可能丧失全球市场。尽管韩国在记忆芯片和汽车等高科技分支上仍领先中国,但在钢铁、造船、制药和电子等许多主要行业上其领先优势正在消失。在新兴市场,三星电子的市场份额已经输给了华为和OPPO等中国智能手机厂商。

在这一高压环境下,去年时任韩国卫生和福利部副部长的文亨杓被控施压韩国国民年金(National Pension Service,NPS)支持存在争议的两家三星集团子公司的合并案,以确保管理控制权平稳过渡到李在镕手中。文亨杓随后出任NPS主席,现因该交易被捕。

李在镕的被诉也与此类行为有关。他被控赞助崔顺实的两家基金会以及资助崔顺实之女以换取他所得到的支持。他还被控贪污和作伪证。(法官裁定发出逮捕令的理由不足。)

韩国政府与财阀做交易,而初创企业和中小企业难以在市场上杀出一条血路。中小企业的劳动生产率只有大企业的35%。而服务业的��动生产率是制造业的45%——只有经合组织平均水平的一半。

为了为创新型小企业和初创企业营造更加健康的营商环境,财阀主宰的局面必须结束。韩国领导人必须实施强势监管以防止非法交易和不公平行为,包括财阀与政府官员互相勾结的现象。韩国领导人还应该加强少数股东和外部董事权利,以防止创始家族霸占权力。

曾经,有利于财阀就是有利于韩国。但时代已经不同,财阀制度如今已是弊大于利。随着朴槿惠被弹劾,韩国也赢得了一次摆脱其父的遗产的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