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巴黎气候协定之外

哥本哈根—巴黎气候协定已经通过印度和欧盟的批准,即将生效。但难点还没有到来:将协定模糊的政治承诺转化为减轻全球变暖的具体行动。

去年12月议定的巴黎协定是一项重大成就,是为了应对我们的未来福祉和繁荣所面临的最危险、最复杂的威胁而做出的前所未有的政治团结表现。通过将整个国际社会纳入其半约束性框架,该协议建立了全球治理的新范式。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是,在实践层面,该协定远远不是成功保证。它没有提供确保将全球变暖控制在“远低于”前工业化水平以上二摄氏度以下(作为该协议核心内容的阈值)所需要的政策和措施。

该协定只是提供了一个框架报告和评估各国议程的实施情况,以及旨在推动各国实现深入减排的条款。该协定并未制定执行机制促使各国实现目标,而是依靠关于集体进步的“促进对话”保持势头。但即使是这样的条款,也要等到2018年才能接受检验。

如此大规模的国际合作是十分困难的,因此,难以期待产生更加宏大的约束性全球协定,至少在短期不可能。但气候变化不会等待。其影响已经在全世界显现,极端天气情况越来越频繁。

事实上,证据表明当前温室气体排放集中度已经达到模型情景的上限。气候学家已经发出警告,两度窗口正在迅速关闭,时日无多。

若想争取实现气候目标的机会,我们需要从现在开始采取果断行动大幅削减排放——而光靠巴黎协定是不够的。我们必须从根本上改变经营方式,投资者和公司要抛弃低碳转型的谨慎方针。

有迹象表明思维转变已在进行中。公司、投资者和资本市场纷纷采取促进加快朝更加绿色的行为转型的措施和计划,部分领头者是渴望从这一转型中获取利润的商业领袖。但势头仍然不够强,并且总体而言,资本市场仍未将气候和碳因素纳入资产定价和风险评估模型。

采取正确方针的企业不但能够助力实现巴黎协定所指定的排放目标;还能为复兴增长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由联合国在去年批准)做出贡献。经济和气候全球委员会(Global Commission on the Economy and Climate)发布的最新报告强调,这一方针应该以可持续基础设施投资为中心。

毫无疑问,今天所做出的基础设施以及开采和公用设施投资将对长期排放产生重要影响。错误的方针很有可能会让碳基经济延长十年甚至更多,导致我们远远超过二摄氏度阈值。但是,绿色基础设施能够为可持续经济打下基础。

全球委员会报告的主旨是指出此类基础设施融资的主要障碍,并制定克服这些障碍的议程。如此,它代表了带来系统性变化的新方针,有两个基本不同��。

首先,建议议程采取了更加全面的绿色转型角度。报告给出的具体建议包括如何转向低碳系统等内容,但呈现的方式是将它们置于更加宽泛的重点的背景下(如SDG)。换句话说,报告不断寻求将绿色经济转型作为政治议程的重中之重;并将它作为应对更宽泛的一系列政治、社会和经济挑战的关键组成部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其次,报告的建议强调正在发生的世界经济破坏所呈现的机会。如果投资者认识到抄底新经济的好处,就更有可能实施必要的变化,从而有助于推动关键性气候转型。

新方针将带来焕然一新的变化——不仅仅是对商业。世界重新掌控未来的能力亦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