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ir24_AHMAD GHARABLIAFP via Getty Images_palestinemanmosquejerusalemisrael Ahmad Gharabli/AFP via Getty Images

巴勒斯坦困境

伦敦——12年来我一直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参与中东和平进程。我很少写这方面的文章,因为无论在公开场合说什么往往都会冒犯某些人。但我们应当抓住期待已久的美国和平计划出台的机会来评估和平可能。

我属于仍然相信建立巴勒斯坦国既可取又可行的少数人。多数评论人士现在听到巴勒斯坦建国都抱以空洞的笑声。许多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已经彻底放弃了。

我没有放弃,因为我坚信——或许这里包含非理性成分——理性终会占据上风。以色列人不应永远统治巴勒斯坦人。巴勒斯坦人需要免受占领之苦并以国家的身份得到尊重。而两国方案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以色列的同意,而以色列则永远不会表示赞同。因此,建立独立主权的巴勒斯坦国依然是摆脱冲突唯一合理的途径。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s://prosyn.org/hZnefbR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