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lair24_AHMAD GHARABLIAFP via Getty Images_palestinemanmosquejerusalemisrael Ahmad Gharabli/AFP via Getty Images

巴勒斯坦困境

伦敦——12年来我一直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参与中东和平进程。我很少写这方面的文章,因为无论在公开场合说什么往往都会冒犯某些人。但我们应当抓住期待已久的美国和平计划出台的机会来评估和平可能。

我属于仍然相信建立巴勒斯坦国既可取又可行的少数人。多数评论人士现在听到巴勒斯坦建国都抱以空洞的笑声。许多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已经彻底放弃了。

我没有放弃,因为我坚信——或许这里包含非理性成分——理性终会占据上风。以色列人不应永远统治巴勒斯坦人。巴勒斯坦人需要免受占领之苦并以国家的身份得到尊重。而两国方案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以色列的同意,而以色列则永远不会表示赞同。因此,建立独立主权的巴勒斯坦国依然是摆脱冲突唯一合理的途径。

我可以想到一千种做法,以色列应当让巴勒斯坦人建国变得更有可能。但现实是,只有巴勒斯坦人战略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巴勒斯坦人建国才有可能。

在国际社会的许多人看来,即使对巴勒斯坦人这么说也意味着一种侮辱和不公平。他们深深同情巴勒斯坦人的事业,指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存在巨大的财富差距,加沙的生活条件令人震惊,西岸巴勒斯坦人日常生活受到诸多限制以及如何治理耶路撒冷。

但巴勒斯坦人不需要同情的策略。他们需要的是建国策略,但他们目前的道路根本走不通。他们在国际上最大的支持者也阻碍了严肃战略的制定,因为他们鼓励巴勒斯坦领导人只关注自身事业的历史正义,而忽略伸张正义所需的现实政治环境。涌向巴勒斯坦人的决议、支持表态和团结的口头声援是国际外交中最廉价的货币。他们在现实世界中几乎一钱不值。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要想达到政治目标需要先冷静分析自身的处境。要想实现两国和平共存,在其中一国已经存在而且比拟议中要组建的国家强大得多的情况下,意味着建立第2个国家必须令第1个国家感到安全,还意味着必须向第2个国家提供必要的外交和政治支持。这样的安全需求甚至更加关键,因为这两个国家将在同一片人口不易分割的狭小领土上共存。

现在来看巴勒斯坦局势。抛开以色列总理是谁不谈,并且假设美国选出了有史以来最亲巴勒斯坦的总统。再进一步假设,国际社会仍然对和平进程高度关注,而且除此以外,中东局势保持静止不动。即使在这样的理想情况下,鉴于目前巴勒斯坦政坛的混乱局面,谈判又怎么可能取得成功?

巴勒斯坦国将包括加沙和西岸。前者由哈马斯控制,哈马斯是一家仍正式致力于摧毁以色列的机构。而后者由法塔赫控制,其本身也分裂严重。哈马斯和法塔赫互相强烈对立;它们间的和解谈判诠释了什么叫相互缺乏真诚。14年来一直未能进行民主选举,也因此导致没有可靠的方式来衡量拉马拉政府的民众权威。

根本无法想象如此支离破碎的政治能够达成一项可信的建国协定。任何以色列总理因此都很难接受协议建国,而任何美国总统也很难推动这项努力。巴勒斯坦在与以色列和平共存基础上实现政治团结其实是成功的先决条件,而不是什么利益相关的枝节问题。

巴勒斯坦领导人强烈反对最新的美国计划,尤其反对将约旦河谷主权移交以色列,以及建国计划未能将东耶路撒冷的大部分地区纳入未来的巴勒斯坦国。最近几天,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特意表示,由他执笔的这项计划是可以谈判的。但迄今为止,巴勒斯坦人拒绝讨论这一计划,甚至就连特朗普的电话也拒绝接听。

这样做行不通。接触。明确说出计划为什么不可接受。并明确需要修改的内容。要求会面。明确自己的要求。全心全意谈判细节问题。

有三类人其实能为实现建国施以援手:以色列人、美国人和阿拉伯人。谴责第1类、疏远第2类,并激怒第3类怎么才能协助建国成功?

巴勒斯坦人当然认为前两类人有偏见,而最后一类人则持漠不关心的态度。但谈判桌旁空空荡荡也无法帮助巴勒斯坦人实现目标。

无论如何,阿拉伯人都绝非漠不关心。他们关心巴勒斯坦人,同时对耶路撒冷保持着热忱的关注。但他们因为被夹在地区稳定和现代化的难题之间精疲力竭,地区繁荣要求与美国密切关系,同时要求与以色列的关系实现突破。巴勒斯坦人指望他们支持建国事业,但却不给他们管理权。

与其坚持在巴勒斯坦人谈判实现和平前,阿拉伯人不与以色列有任何接触,更明智的办法是,鼓励以色列阿拉伯加强关系,让阿拉伯人参与到谈判过程中,再利用他们帮助推动以色列拿出更好的态度。目标应当是在中东地区联合建立阿拉伯-以色列框架,而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应当是该框架的一部分。这能使以色列相信与巴勒斯坦人实现和平能真正换来地区接受——这种接受不是针对已经做出让步的奖励,而是因为新的友好精神而自然产生。

不同阵营因政治倾向而对美国计划褒贬不一。但这是唯一一次美国政府拿出一张路线图,把那些掩盖太久的问题摆在了桌面上。现在,计划代表以色列政治所能承受的条件,哪怕巴勒斯坦政治无法接受。

但无论提出什么计划,巴勒斯坦人都必须改变策略。否则,几十年来的模式,具体来说,就是每次新的提案都比上一次更差,将被不断重复。只有依靠自己的双手,巴勒斯坦人才能改变未来。

https://prosyn.org/hZnefbRzh;
  1. tharoor137_ Hafiz Ahmed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_india protest Hafiz Ahmed/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Pariah India

    Shashi Tharoor laments that the government's intolerant chauvinism is leaving the country increasingly isolated.
    0
  2. skidelsky148_Matt Dunham - WPA PoolGetty Images_boris johnson cabinet Matt Dunham/WPA Pool/Getty Images

    The Monetarist Fantasy Is Over

    Robert Skidelsky

    UK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 determined to overcome Treasury resistance to his vast spending ambitions, has ousted Chancellor of the Exchequer Sajid Javid. But Johnson’s latest coup also is indicative of a global shift from monetary to fiscal policy.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