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特朗普是巴勒斯坦的新希望吗?

拉马拉—在最近对华盛顿的访问中,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加赞赏,让很多人吃了一惊。他通过翻译说特朗普“有勇”有谋,赞扬特朗普的“高超的谈判能力”。特朗普已经承诺要“做成”以巴和平协议。“现在,总统先生”,阿巴斯用英语下结论说,“有你我们感到有希望。”

当然,问题在于这个希望是否牢靠。毕竟,在他自己的公开陈述中,特朗普从未提到两国方案,他对和平(提到了11次)的模棱两可的提及并不包括那么多关于以色列(也提到了11次)需要结束非法定居点建设的暗示。事实上,特朗普在他的陈述中恢复了他过去经常使用的不对称的称呼: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

现实是特朗普一直让巴勒斯坦人有理由感到担心。在竞选期间,特朗普说要将美国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并谴责即将卸任的奥巴马政府在联合国安理会谴责以色列定居点决议上投弃权票(而不是否决票)的决定。当选后,特朗普任命他的破产律师大卫·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为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一直支持以色列右翼(甚至出资支持约旦河西岸定居点建设)。

但阿巴斯对这些问题保持缄默。特朗普在执政伊始就邀请他来到白宫,仅仅是这一事实似乎就提供了乐观的理由。而特朗普已经将一些注意力集中到解决以巴冲突上,委托他的女婿兼亲信顾问(尽管毫无经验)贾雷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斡旋和平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