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特朗普是巴勒斯坦的新希望吗?

拉马拉—在最近对华盛顿的访问中,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加赞赏,让很多人吃了一惊。他通过翻译说特朗普“有勇”有谋,赞扬特朗普的“高超的谈判能力”。特朗普已经承诺要“做成”以巴和平协议。“现在,总统先生”,阿巴斯用英语下结论说,“有你我们感到有希望。”

当然,问题在于这个希望是否牢靠。毕竟,在他自己的公开陈述中,特朗普从未提到两国方案,他对和平(提到了11次)的模棱两可的提及并不包括那么多关于以色列(也提到了11次)需要结束非法定居点建设的暗示。事实上,特朗普在他的陈述中恢复了他过去经常使用的不对称的称呼: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

现实是特朗普一直让巴勒斯坦人有理由感到担心。在竞选期间,特朗普说要将美国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并谴责即将卸任的奥巴马政府在联合国安理会谴责以色列定居点决议上投弃权票(而不是否决票)的决定。当选后,特朗普任命他的破产律师大卫·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为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一直支持以色列右翼(甚至出资支持约旦河西岸定居点建设)。

但阿巴斯对这些问题保持缄默。特朗普在执政伊始就邀请他来到白宫,仅仅是这一事实似乎就提供了乐观的理由。而特朗普已经将一些注意力集中到解决以巴冲突上,委托他的女婿兼亲信顾问(尽管毫无经验)贾雷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斡旋和平协议。

当然,承诺斡旋和平对美国总统来说不算什么新鲜事。但特朗普不是普通的美国总统。许多巴勒斯坦人因为一件事而感到欢欣鼓舞:受游说集团影响的意识形态和美国政党的承诺似乎都不能约束特朗普。在他们看来,一位“美国优先”的总统肯定会认为将这么多政治和金融资本押在以色列身上是荒谬可笑的,因为这几乎不能给美国带来任何战略利益,反倒要付出中东更加动荡的代价。

特朗普作为交易高手的形象强化了这一希望叙事。尽管他所承诺的达成“最终协议”并没有多少细节的支持,但仍然对巴勒斯坦人充满了号召力。巴勒斯坦人已经对除了放任以色列扩张和巩固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之外毫无建树的和平进程感到无比失望。

这并不是说巴勒斯坦人盲目地信任特朗普政府来决定他们的命运。相反,阿巴斯竭力要强化自身立场,在特朗普就任到他访问白宫这段时间里,他与埃及总统西西和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进行了五次会面。西西和阿卜杜拉在访问特朗普的时候都重申了2002年阿拉伯和平倡议(Arab Peace Initiative)中的立场:以色列应该完全撤出占领的领土,换取与阿拉伯联盟国家的关系正常化。在3月29日的约旦阿盟峰会上,他们和其他阿拉伯领导人强调应该根据1967年边境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以东耶路撒冷为其首都。

阿巴斯的这些努力是为了强调必须追求的真正目标,遏制以色列的偏离。比如,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一直要求巴���斯坦权力机构停止为杀害以色列人的囚犯的家庭发放社会福利,试图将这些配给说成是某种形式的报酬。阿巴斯在白宫赞美特朗普可能是另一个稳住特朗普的策略。

断言阿巴斯对特朗普政府的方针是否能够成功还为时尚早。一些人可能认为特朗普将沙特阿拉伯而不是以色列作为其以美国总统身份出访的第一个目的地的决定表明他对中东地区持有新的观点(尽管他随后马上就会去以色列)。

在执政100天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特朗普表示当美国总统比他预想中的要难多了。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谈判不必如此。毕竟,我们知道这样一份协议必须包含什么:一个用土地交换为保障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以及一个创新的巴勒斯坦难民解决方案。

达成协议的主要障碍是美国推动必要的妥协的政治意愿不足。巴勒斯坦领导人希望特朗普——一位沉溺于他的遗产中的商人——最终能够拿出必要的决心,使出美国总统的“洪荒之力”确保“最终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