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巴基斯坦的恐怖麦加

柏林—巴基斯坦作为后殖民地时代第一个伊斯兰共和国已经成立了将近七十年,如今,巴基斯坦正在滑向深渊。经济停滞,事业高企,资源紧缺。政府缺乏稳定,效率低下,债务累累。军方——包括由间谍和秘密警察组成的流氓化的三军情报局——逍遥于文职监督之外,导致其得以保持和深化与恐怖分子的联系。

如今,拥有核武器的巴基斯坦有可能沦为失败之国。但即使它没有失败,恐怖集团和巴基斯坦炙手可热的军方之间的关联也带来了核恐怖主义的幽灵——这一威胁如此巨大,以至于美国准备了一套如有必要消除巴基斯坦迅速膨胀的核武库的应急计划。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毫无疑问,巴基斯坦是全世界所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的“零点”(ground zero)。西方的多起恐怖袭击可以追本溯源到巴基斯坦,包括2005年伦敦爆炸案和2015年圣贝纳迪诺屠杀。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的恐怖袭击的两大背后主谋——本·拉登和穆罕默德(Khalid Sheik Mohammed)——均在巴基斯坦被发现。在最近的曼哈顿和新泽西爆炸案中,被捕的嫌犯拉哈米(Ahmad Khan Rahami)亦是在坐落于巴基斯坦军方为阿富汗塔利班领导层提供的藏身之所附近的巴基斯坦神学院极端化的。

但这一国家支持的恐怖主义的主要受害者是巴基斯坦邻国。南亚的主要恐怖袭击,如2008年孟买袭击案以及2008年和2011年印度和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分别被袭案显然是由巴三军情报局组织策划。巴三军情报局支持着虔诚军(Lashkar-e-Taiba)、穆罕默德军(Jaish-e-Mohammad)、哈卡尼(Haqqani)网络等恐怖组织进行这些恐怖袭击。这绝不是道听途说;前巴基斯坦军事独裁者穆沙拉夫基本承认这一点。

特别是,在印度,巴基斯坦军方——尽管其规模名列世界第六,但它能够打赢与其巨人邻邦的传统战争的希望渺茫——利用其恐怖主义代理人挑起了一场秘密战争。光是在今年,巴基斯坦军方支持的恐怖分子两次穿越边境,袭击印度军事基地。

1月份,穆罕默德军袭击了印度帕坦科特(Pathankot)空军基地,挑起一场为期数天的战斗,导致七名印度士兵死亡。上个月,该组织成员再次穿越边境,袭击了位于乌里(Uri)的印度军事基地,杀害19名士兵,促使印度越界对争议和分裂的克什米尔控制线周边军事集结区采取报复性精准打击

阿富汗和孟加拉国也谴责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通过恐怖主义代理人破坏国家安全。它们指责巴基斯坦要为各自首都喀布尔和达卡最近发生的骇人听闻的袭击事件负责,袭击目标包括一所大学和一家咖啡馆

这些行动导致巴基斯坦陷入孤立。最近,其域内邻国——阿富汗、孟加拉国、不丹、印度、尼泊尔和斯里兰卡——叫停了原本定于下个月初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举行的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峰会。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警告“跨境恐怖主义”对SAARC的未来构成了威胁。

但国际地位的削弱和区域孤立的增强不足以让主宰巴基斯坦的军方反思其在恐怖主义问题上的立场。一个原因是巴基斯坦仍拥有一些强大的保护国。除了从沙特阿拉伯获得金融支持,巴基斯坦在某种程度上说已经沦为中国的被保护国,由后者在联合国安理会为其提供政治保护——不啻保护位于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

本月,中国两年内第五次否决了联合国制裁位于巴基斯坦的穆罕默德军头目阿扎尔(Masood Azhar)的制裁提案。联合国在多年前便已将巴基斯坦军列为恐怖组织。该制裁受到了其他所有安理会反恐委员会成员的支持,因为印度展示了证明阿扎尔与两起印度军事基地恐怖主义杀戮案有关的证据。

但是,在金融援助方面,美国才是巴基斯坦最大的金主。诚然,即使在巴基斯坦的土地上找到了本·拉登等人,但美国——所谓的反恐战争的急先锋——不但继续为巴基斯坦提供数十亿美元的援助,还为其提供巨量致命武器。美国总统奥巴马政府还反对国会正式将巴基斯坦列为恐怖主义支持国的动作。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一方针反映出奥巴马决心要利诱巴基斯坦军方说服塔利班同意阿富汗和平协议。但这一政策已经失败。复兴的塔利班在阿富汗的袭击行动越来越大胆,美国仍然深陷其历史上历时最久的战争之中,而塔利班的指挥和控制结构正是受到了——你没有猜错——巴基斯坦的支持。当恐怖分子能够获得如此跨境避风港时,反恐行动绝无可能成功。

实现阿富汗和平与阻止国际恐怖组织蔓延一样,如果无法让巴基斯坦军方接受文职政府的问责,永远是不可能的任务。美国可以起到巨大的作用:巴基斯坦的税收-GDP之比为世界最低之一,并且高度依赖美国和其他外国援助。美国应该利用这一点确保牵制巴基斯坦军方——并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