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克服印度官方的同性恋恐惧症

新德里—印度实施全世界最自由之一的宪法已经六十年,眼下,印度正在开展一场如火如荼的争论,争论的主题是一条殖民地时期的刑法规定,即刑法典第377条,“任何与男性、女性和动物自愿发生的与自然规则相悖的肉体关系”都属于犯罪。尽管该条法律没有得到广泛应用——去年只有578人因为这条规定被捕——但它是骚扰、迫害和勒索印度国内性少数群体的工具。这一局面必须改变。

除了让数百万同性恋男女生活在恐慌和隐秘之中,刑法典第377条还破坏了艾滋病预防措施,导致抑郁和自杀。2014年的一份世界银行研究披露,由于同性恋恐惧症,印度损失0.1—1.7%的GDP。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问题不在于性,而在于自由。刑法典第377条授予国家控制印度成年人床笫行为的权威,它违反了宪法第14条、15条和21条中规定的尊严、隐私和平等权利。诺贝尔奖获得者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观察到,“同性恋行为入罪不但有悖于基本人权,也严重危害人身自由的强化,而人身自由是判断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准。”

2009年,宽宏的德里高等法院推翻了刑法典第377条,此后,天没有塌下来;印度社会也没有崩溃。但顽固派上诉要求收回这一裁决,并最终得逞,2013年,最高法院推翻了德里高等法院的裁决,同性恋权利退回起点。

和许多印度人一样,我认为最高法院2013年的裁决与印度对多元化和民主的承诺相悖,多元化和民主意味着接受多重身份,包括基于性取向的身份。因此,去年12月,我寻求引入修正刑法典第377条并让一切成年人之间的性行为(不论性别和取向)脱罪的法案。

执政的印度人民党(BJP)的反同性恋阵营一边倒地反对我的提案,因此对于该法案的利弊不可能有务实的争论。3月份我有做了一次尝试,同样无功而返。有人指责我在该法案中有个人利益,对此进行冷嘲热讽,而我的回应是,你不需要身为奶牛才能捍卫动物权利。

印度人民党在很多层面上的投票都不太“和谐”,但最扎眼的是它反对印度上千年的行为而支持英国殖民地法律(而英国本身已经抛弃了该法律)。历史上,印度对性差异的风气相当自由,不管是传说还是历史,都没有因为性异端而受到迫害和起诉的记录。事实上,印度教史诗中充斥着《摩诃婆罗多》中的卡吉(Shikhandi)这样的角色,他生为女儿身,后来变成男性;许多印度教崇拜对象为半男半女的Ardhanarishvara;印度国内也遍布描绘同性性行为的庙宇雕塑。但持印度教沙文主义印度人民党却无视这一印度教传统。

在其2013年的裁决中,最高法院说,立法者而不是法官才能决定刑法典第377条的命运。不幸的是,由于几十名印度人民党议员的颇有用心的大放厥词,议会不会承担这一任务。事实上,只要印度人民党仍在台上执政,关于刑法典第377条存在不公的立法程序就无从实现。

但仍有希望通过印度司法程序获得减罪。最高法院现已同意对其2013年的裁决采取“效果审查”(curative review)。这一审查可能导致废除印度刑法典第377条。

我在通过立法渠道修订刑法典第377条方面从未获得成功,但我仍致力于人权,致力于将政府赶出我们的卧室,致力于捍卫印度的多元主义。在等待最高法院审查期间,我们可以也必须继续为印度少数群体在公共意见中争取正义。在这方面,我发行了请愿书,目标是提醒总理莫迪及其政党公共情绪早已超越了十九世纪。已有65,000人在请愿书上签字,民意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对于这一领域的真正变化,我的希望仍在于司法部门而非政府。毕竟,通过立法的变革需要政治勇气——而这正是本届印度政府严重欠缺的——但司法途径不会受到这些考虑的妨碍。

好消息是,印度最高法院在通过司法解释扩大人权方面堪称典范。效果审查有望再次如此,创造一个法律体现隐私、平等���尊严和绝不区别对待任何公民的宪法价值的印度。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否则——放任印度法律继续成为束缚某些印度人民的牢笼——将直接破坏构成印度民主基石的身份和言论自由。此外,这也将让印度自绝于国际社会,在世界其他民主国家面前抬不起头。

我们必须要求最高法院——甚至立法者——确保一个协调这个国家所有身份的多元主义的印度。变化的时机多年前就已到来。但做正确的事情永远不嫌太晚。我希望最高法院能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