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德国的领导问题

法兰克福—许多欧元区危机国抱怨说它们受罪的根源在于僵化的经济紧缩机制——包括降低工资和退休金、增税以及失业率飙升——而紧缩机制是德国加给它们的。欧洲国家对德国的敌意达到了自二战结束以来的最高水平。

但是,尽管对立情绪升高,但我们仍能听到呼吁德国承担欧洲“领导”责任的声音。毫无疑问,德国是欧洲最重要的经济体;而其低失业和相对稳固的公共财政状况也表明它是表现最出色的经济体——至少目前是如此。因此,德国被要求在拯救欧元区方面起到领导作用,而这不仅符合整个欧洲社会的利益,也符合德国的利益,它被广泛视为从单一货币中获益最大的经济体。

关于强加“条顿制度”的抱怨和要求德国承担领导责任的呼声似乎自相矛盾——凸显出整个欧洲大陆都存在认知不协调。事实上,抱怨和领导责任呼声是互相强化的。紧缩政策在外围的实施导致这些国家需要帮助并要求德国身先士卒,把钱拿到欧洲的台面上来。

没人会否认拯救欧元符合德国的利益。那么为何它不应该用金融援助支持伙伴国克服危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