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进步知识

伦敦—大约236年前,一位年轻的美国弗吉尼亚州州长打破了教育改革的常规。在《增进知识扩散法》(Bill for the More General Diffusion of Knowledge)中,托马斯·杰斐逊呼吁建设一个“通用教学制度”,该制度应普及“从最富裕到最贫穷”的所有公民。这是美国公共教育制度创造的滥觞,而教育制度推动美国崛起成为全球最强国家。

到二十世纪初,美国已成为全球公共学校教育领先者。教育投资成为经济增长、就业创造和社会流动性增加的催化剂。克劳迪娅·戈丁(Claudia Goldin)和劳伦斯·卡茨(Lawrence Katz)指出,美国的教育“例外论”让其能够先发制人,领先在人力资本方面投资不足的欧洲国家。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本周,全球领导人将齐聚奥斯陆发展教育峰会(Oslo Summit on Education for Development),美国的经验教训无比重要。事实上,全球经济正日益向知识经济转变,一国人民的教育和技能对于保证国家未来的意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大。不能建立包容性教育制度的国家将面临增长停滞、不平等性加剧以及失去世界贸易机会的风险。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今某些关于教育的讨论令人哭笑不得。哈佛经济学家里卡多·豪斯曼(Ricardo Hausmann最近抨击了他所谓的“教育、教育、教育大军”鼓吹“只有教育”的增长战略。就我所知,没人支持这一观点,豪斯曼的抨击令人印象深刻。

当然,教育不是增长的自动发生器。在制度失败、治理拙劣和宏观经济管理不善掣肘投资的国家扩大教育只能带来低生产率和高失业率。在北非,教育制度和就业市场的不匹配导致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找不到体面的工作机会——这一局面催生了阿拉伯之春革命。

但这并没有抹杀教育作为增长的关键要素的重要作用——不仅是在学校上学的那几年,而是真正的学习岁月。从亚当·斯密到罗伯特·索洛(Robert Solow)和加里·贝克尔(Gary Becker)以及最近的埃里克·哈努谢克(Eric Hanushek),大量研究确认,学习在打造生产性人力资本方面至关重要。经合组织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标准差评分每前进一位,意味着一国增加2%的长期人均增长率。

教育也许不是解决增长缓慢的速效药。但找不到一个国家在教育不进步的情况下能够保持经济转型。

世界银行经济学家在教育争论中抛砖引玉。在其中一块“砖”中,尚塔·德瓦拉詹(Shanta Devarajan)批评了教育是应该由政府资助和提供的基本公共品的观点,他指出,教育应该被视为私有品,通过市场提供给寻求私人回报的客户(即家长和儿童)。

问题在于教育不是公共品是不言自明的——在真实世界中,几乎没有东西是公共品。但是,教育是一种“优点”商品,政府应该免费提供教育,因为如果家长在教育方面提供不足,或穷人被排斥在教育之外,将造成范围甚广的私人和社会损失。比如,教育进步——特别是女孩教育——与儿童存活率和营养、产妇健康以及收入提高状况改善密切相关。

我们应该超越基于有缺陷的逻辑的清谈,将注意力集中到教育的真正挑战上——这些挑战必须得到解决,如果我们想实现2030年普及高质量小学和中学教育这一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话。奥斯陆峰会是一次重要机会,能够为这一任务的成功奠定基础。5,900万小学学龄儿童和6,500万青少年游离在校园之外,因此我们必须紧紧抓住这次机会。

奥斯陆峰会的成功将促进四个关键方面。首先,政府应该拿出更多的本国资金用于教育。奥斯陆峰会的一份背景资料突显出巴基斯坦历任政府在教育投资方面的失败,导致巴基斯坦现在成为世界上辍学人口第二大的国家。问题的核心是有些政客更热衷于方便富人逃税而不是改善穷人的学习机会。

其次,国际出资人必须扭转教育援助规模下降的趋势。虽然资源动员努力有所加强,但每年仍需要220亿美元援助以实现全民初中教育。这意味着目前的援助水平需要增加四倍。除了填补援助缺口,联合国教育特使戈登·布朗(Gordon Brown)还正确地呼吁建立资金支持机制为受冲突和人道主义紧急状态影响的儿童提供教育。

第三,世界领导人必须认真对待不平等性问题。各国政府应该设立明确旨在缩小教育不公——包括性别、财富、城乡差距——的目标,并拨出预算用于这些目标。目前,教育不公情况严重。比如,在尼日利亚,最富裕的20%城市家庭的男孩平均能够接受10年的学校教育,而北部地区贫穷农村女孩只能接受不到两年的学校教育。但是,另一份奥斯陆峰会背景资料表明,大部分国家的教育资金向富人倾斜。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最后,政府和援助机构必须抛弃基于市场的实验,而致力于真正的制度性改革。一个重要的当务之急是教师,他们需要强大的激励、有效的培训和可靠的支持体系以普及真正的学习。毕竟,教育制度的优劣取决于教育者。

在世界领导人齐聚奥斯陆举行峰会的同时,数百万家长在为确保他们的孩子获得应该获得的教育而发愁——这些教育能让他们为自己和家庭赢得更好的生活。对这些家长来说,学校教育是希望的源泉。我们应该竭尽全力为他们和他们的孩子们提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