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han9_Elijah NouvelageGetty Images_amazonunionprotest Elijah Nouvelage/Getty Images

新冠疫情后的有组织劳工

发自伯克利—最近美国亚马逊公司阿拉巴马州贝塞马尔仓库的员工未能成功组建工会的事件只不过是传统工人阶级组织长期没落进程的最新一章而已,那么当前的疫情是否会使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自1985年以来,经合组织国家的工会成员数量平均减少了1/2。商业利益集团投入大笔资金实施了持续的反工会宣传并占据了媒体和智库的大部分话语权。总体看来这些努力显然成功削减了工人的各项传统权利和受代表范围。而在偏帮雇主的“工作权”立法削弱了工会资金筹措能力的同时,“合同工”的广泛使用(比如在印度)则催生了一个缺乏工作保障或福利、却往往要和长期雇员承担同样工作量的庞大工人阶层。

全球竞争、自动化和市场集中都在削弱劳工的议价能力,但劳工的集体力量也被其内部分裂所削弱。一方面是制造业生产和运输,另一方面则是服务、零售和护理业,两者之间泾渭分明。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mG8ywsj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