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开放疟疾研究

伦敦——近年来,抗击疟疾的战斗取得了重大的进步。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疟疾的死亡人数自2000年后已经因为诊断测试和治疗方法的改进而惊人地实现了60%的下降

可以肯定依然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但(在疟疾流行及非流行国家)新发感染和死亡人数下降凸显了政府、商业及非盈利性机构以及学术科学和医学之间合作的力量。如果没有这样的伙伴关系,在抗击这种致命疾病时取得进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除在抗疟战场采取协调行动外,在研究和开发新一代药物和疫苗的科学家间增强开放及合作正在为取得更多进步铺平道路。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幸运的是,这一点已经引起了科学家的注意,结果是出现并推广了研究和开发的颠覆性新方法。所谓的“开放式创新”彻底改变了传统研发模式并消除了合作道路上的障碍。基于总体可以大于各部分之和的认识,开放式创新是一种共享高于一切的工作方法。

前所未有的数据共享水平充分说明了这种开放。2010年,葛兰素史克、诺华研究基金会基因组学研究所以及田纳西州孟菲斯圣裘德儿童研究医院面向公众发布了20,000余种抗疟原虫活跃化合物的详细信息——其中13,500种来自葛兰素史克的专利化学药库。这一旨在激励国际研究界的举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非营利性组织疟疾药品事业会(MMV)又将这项事业向前推进了一步。通过“自由获取的疟疾药箱”,疟疾药品事业会向外界免费提供多达400种各式各样的市售化合物。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均可免费使用,只要他们同意公开他们的研究成果。迄今为止,疟疾药箱已经与全球30个国家的250多家研究机构实现了数据共享,并且已经组建了治疗多种被忽视疾病的新药研发项目。

除了推动工具和见解的共享,开放式研究还为来自不同机构和背景的科学家创造了(实际及远程的)合作框架,便于他们吸取对方的���点并且开展知识交流。

此类合作的实例之一是世界首家研究发展中国家疾病的“开放实验室”,该实验室于2010年成立于西班牙特雷斯坎托斯的葛兰素史克研究所。实验室的运营得到各方的建议和支持,其中包括葛兰素史克、威康信托基金会、欧盟和疟疾药品事业会,以及其它产品研发合作机构和学术中心等等。它使世界顶尖机构的研究人员在充满活力及协作的环境下与行业科学家合作,目的是将早期研究理念转化为药品研发项目。

因为成立以来成功完成了60个项目,该计划被外界普遍视为新理念的孵化器,和在其他主要健康领域将研究成果转化为治疗手段的有价值的模式方法。其他密切合作的研发项目同样在结出丰硕的成果。葛兰素史克有3种可能的疟疾新疗法(其中两种为与疟疾药品事业会共同研发)即将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葛兰素史克与疟疾药品事业会共同研发的治疗间日疟的另一种潜在新药早已进入研发阶段,而且已经进入到临床试验的最后阶段。如果取得成功,它将成为60多年来针对复发性疟疾的第一种治疗方法。

不仅如此,去年,监管部门批准了葛兰素史克的疟疾疫苗项目。此举属世界首创,代表了30年来葛兰素史克、PATH疟疾疫苗计划和著名的非洲研究中心之间前所未有的研发合作达到了高潮。

但虽然我们有理由为最新的进展感到鼓舞,但我们不能在击败疟疾的战役中自满和骄傲。每一项积极的数据背后都有每年约2亿个疟疾病例的严峻事实,这些病例导致近 500,000人因此丧命,其中绝大多数是5岁以下的儿童。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因为建立了强大的合作研究团体及逐步实现了知识的自由流动,我们现在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好地加大打击力度,并鼓励其他国家学习我们的榜样。在这样一个商业利益有限、但极可能大幅改善整个国家医疗和经济状况的领域,科学家们必须打破壁垒,为保护全球利益而通力合作。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