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欧佩克之死

欧文,德克萨斯—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死了。沙特阿拉伯杀死了它。现在,欧佩克只是一条没了牙齿的僵尸,吸引着注意力但对生者已经毫无影响。

很少有人关注欧佩克的衰亡,原因很简单:它从来不曾具有人们广泛认为它所具有的影响力。它从来不是真正的卡特尔, 拥有市场垄断力。如果你不这样认为,那你一定是错误地把沙特阿拉伯的市场垄断力和欧佩克搞混了。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而沙特阿拉伯的垄断力非常大。它仍是世界石油市场的主要生产国,其政治和经济决定左右着世界能源经济。如果沙特能复兴作为全球基准原油的阿拉伯轻油,这一影响力还将增加。

当然,不难想象,能源生产博弈的新来者能给沙特阿拉伯带来冲击。但是,到目前为止,沙特王国成功避免了重创。

比如,美国页岩能源革命产生了深远的国际影响——远远高于预期。大西洋盆地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出现了石油盈余——即生产超过消费,这让太平洋盆地成为仅存的石油净流入地区。本地产页岩油产量激增让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和尼日利亚等欧佩克成员失去了大量美国市场份额。

但这一革命对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和科威特影响甚微,原因就在于原油的质量。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和尼日利亚出口美国的是一种轻质低硫原油(甜油),与页岩油相仿。但许多美国炼油商仍更加偏好美国进口自中东的较重和含硫量较高的原油(酸油)。因此,沙特阿拉伯占美国市场的份额相对安全。

这并不意味着沙特阿拉伯不可撼动。相反,它已经失去了亚洲最大进口国的市场份额,这些国家增加了对西非原油的采购(与美国形成差异)。也许最痛苦的是,沙特王国在中国的巨大市场份额输给了俄罗斯。

俄罗斯对中国市场的渗透受2014年其入侵乌克兰、吞并克里米亚后的西方制裁的刺激。中国充分利用了克里姆林宫的急切心理,确保了以最低价获得俄罗斯能源资源。但是,一旦打开了通往亚洲的大门,俄罗斯公司又抓住了进入下游的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市场的机会——这两国家对沙特自身的战略至关重要。

过去两年中,沙特阿拉伯明确地表现出绝不会拱手让出其市场份额——不管对谁。它采取了一项计划,不但要恢复先前在原油市场上的地位,还要捍卫石油产品、液化天然气和石油化工方面的地位。在这方面,沙特坚持价格战,以增产为依托,目标是挤出较弱的竞争对手。

沙特阿拉伯的目标首先是页岩行业。但其捍卫全球能源市场主导权的战略随时间而变化,依照新的经济情报和政治环境调整。最终,沙特阿拉伯将整个欧佩克拖入了价格战。各国尽可能扩大产量,导致价格自然下跌。当产量见顶时,价格见底,因为欧佩克成员国被迫彼此开展价格竞争。

所有这些所造成的持久内讧在今年4月多哈举行的欧佩克会议上表现无疑。在多哈会议上,冻结产能协议无疾而终。沙特阿拉伯拒绝减产,除非伊朗也这么做。但伊朗——和俄罗斯一样,它因为西方制裁而已经失去了大量市场份额——断然拒绝减产。失去了美国市场份额的石油生产国也不会减产。

到目前为止,沙特阿拉伯认识到低油价不能完全恢复其在亚洲和欧洲的市场份额。但它也看到,欧佩克已经毫无用处。这个它在1973年第一次阿拉伯石油禁运期间强加给世界的组织此后一直被用作沙特石油政策的屏障。随着美国页岩革命让欧佩克变得不再有用,沙特阿拉伯认为这个它所创造的东西已经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

但这并不意味着能源合作无望。目前,沙特阿拉伯正在进行外交、经济和能源政策大转变,一个例子是其为扩大其炼油产能而成立的国有石化公司阿美公司(Aramco)即将部分私有化。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所有这些表明能源市场竞争可能从原油转移到精炼产品。这将创造新的合作机会:拥有巨大的炼油和储存产能的生产国可以从缺乏这些能力的生产国购买剩余原油。

从原油竞争转向石化产品竞争将给全球石油市场和相关行业(如航运)带来深远影响。最终,这很可能刺激石油市场的总体效率并增强产油国抵御市场波动的能力。产油国和拥有最成熟技术的炼油国将成为主导——从沙特阿拉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