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man fills his car up with gas at a station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前途未卜的油价回潮

发自卡尔加里——随着全球经济增长遍地开花,石油生产国也日益盼望最近令人瞩目的油价回升趋势能持续下去。但是如果这些愿望真能实现的话,不仅产油国必须控制住自身(通过维护生产纪律);还得仰仗一些它们无法控制的因素 (页岩油产量以及美元价值) 的配合。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就在三年多前,油价(美国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还保持在每桶100美元以上的水平。但到了2016年初,由于需求疲软、替代供应(特别是美国的页岩油和天然气)以及欧佩克这个由沙特阿拉伯牵头的联合体采用了新的生产范例,不在承担“摇摆生产者”的角色,油价一路暴跌到了每桶30美元左右。

在出口进账和预算收入的双双缩水之下,欧佩克采取了一种以现代化生产协定为基础的新方式,其中具备两个关键特点: 对面临特别复杂内部条件的国家(比如利比亚)给予更大的灵活性,同时涵盖了非欧佩克产油国,尤其是俄罗斯。欧佩克和非欧佩克成员国共同制定了石油价格可能反弹的下限。随着全球经济增长回暖以及某些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的出现(可能会限制一些产油国的产量),目前油价已回升至每桶60美元以上。

目前的全球增长阶段对石油(以及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尤其有利,因为它是同步、真实、且不断自我强化的,是欧洲、日本、美国和新兴世界等系统重要性经济体的同步复苏所推动的。其所扎根的基础是经济活动的持久收益,而不仅仅是金融工程。

鉴于这些特点,今天的全球增长开始在消费、投资和贸易之间产生良性循环。这种动态可能会带来更强劲的势头,尤其是美国最近的促增长措施和欧洲的内生性复原是借助各项结构性改革、更平衡的需求管理和更优化的国际政策协调来支撑的情况下。

事实上,油价的下行风险已经从需求方转向供给方。油价上涨往往会侵蚀欧佩克的生产纪律,尤其是某些历来急于获取更高收入以摆脱预算困境而不惜损害其他成员国(如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利益的成员国(如尼日利亚和委内瑞拉)。这种趋势使得与非欧佩克产油国的协调更加困难。此外高油价会鼓励其他新增产量来源(最顺理成章的莫过于页岩油)从而抵消了有利的需求效应,甚至可能起到反效果。

然而在对当前协议稍加修改的前提下,只要愿意的话欧佩克成员国应该能够保持它们的集体生产纪律。它们或许会发现操控非欧佩克产油国越来越难,但如果通过结合了博弈论观点的精心谈判,这也是可能实现的。

而一旦涉及到那些产油国控制力较少的因素,前景就不那么乐观了。美元贬值——以贸易加权计算于2017年下跌 10%——协助推高了油价,但可能会停止并部分逆转。如果想避免出现这一结果,就需要欧洲和日本的表现继续超越市场预期,无论是总体上还是(更重要的)相对于美国而言。此外,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需要收紧货币政策,包括加快其大规模资产购买的速度——而且要比市场预期的更快。

最后,日益增加的页岩油产量也带来了挑战。事实是,传统的产油国几乎没有办法对付页岩产油国对价格上涨的可能反应。

考虑到这一点,建议产油国将近期的油价上涨视为一时的意外之财,而不是长期性状况甚至——除非有明显的地缘政治冲击——可能在未来一年中加强的趋势。这意味着产油国应抵制利用其更高收入用于新增经常性支出的诱惑。它们应该迅速采取行动加强自身的集体纪律以尽量减少各自为政的风险,因为这些风险可能会抵消掉近几年中来之不易的收益。

http://prosyn.org/6E8SMhd/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