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中国的帝国主义透支

香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带着巨大的野心走上权力高峰。他的愿景——“中国梦”是让中国在2049年中共执政一百周年时成为世界最强力量。但习近平可能有贪心不足蛇吞象之嫌。

习近平实现中国梦的一个关键要素是“一带一路”计划,在这个计划中,中国将投资于海外基础设施项目,其目标是将从中亚到欧洲的国家牢牢地掌握在中国的控制中。习近平这“是世纪工程”,也许并不夸张。

就规模和范畴而言,一带一路在现代史上无可匹敌。它比二战后美国协助西欧发达经济体复兴的马歇尔计划规模大11倍以上。即使中国无法全部完成一带一路,它仍将产生巨大而持久的影响。

当然,一带一路不是习近平对日益老化的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所提出的唯一挑战。他还牵头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并利用中国在两大金砖国家集团机构(位于上海的新开发银行应急储备安排)的优势。与此同时,他在南海更加激进地主张领土主权,同时寻求让中国力量深入西太平洋。

但一带一路让中国的野心大大地进了一步。习近平通过一带一路宣布了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化,它为面临国内增长减速和产能过剩的中国企业创造了新市场。

在刚刚结束的北京一带一路峰会上,100多个受邀政府首脑有29个到场,习近平也有了推行他的愿景的有利条件。但在此之前,他将在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中共十九大上寻求成为自毛泽东以来权力最大的中国领导人。

自2012年掌权以来,习近平日益集中权力,同时收紧审查,利用反腐调查清除政敌。去年10月,中共开始用领导“核心”来形容习近平。

但习近平的眼光要高得多:他志在成为中国最具改革精神的领导人。就像毛泽东建立了重新统一的独立的新中国、邓小平开启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习近平希望让中国成为全球经济和国际秩序的“领衔主演”。

因此,中国高举互联互通的大旗,用低息贷款引诱急需基础设施的国家,让这些国家走近中国的经济和安全势力范围。中国用4.2亿美元买下希腊比雷埃夫斯港,震惊全世界。从希腊到塞舌尔、吉布提和巴基斯坦,这些中国坚持属于纯商业性质的港口项目都具有军事性质。

但习近平的野心也许让他看不见这一方针的危险。中国坚持在项目和贷款商走政府-政府交易,这导致贷方和借方风险不断增加。优惠融资可能有助于中国国有公司拿下巨额海外合同;但这也埋下了新的资产质量风险,从而加剧了中国银行系统所面临的挑战。

国有银行不良贷款风险已经令中国未来经济前景蒙上一层阴影。中国外汇储备在2014年达到4万亿美元的顶峰,此后下降了约四分之一。评级机构惠誉���告说,许多一带一路项目——大部分在信用评级为投机级的脆弱国家开展——面临非常高的执行风险,可能无法盈利。

习近平的方针也并没有提高中国的国际声誉。一带一路项目缺少透明度,也不包括社会和环境可持续性方面的内容。它们被越来越多的人视为中国将自己的利益——包括获得重要大宗商品或战略性海路和陆路通道——建立在它人的代价上。

从某种程度上讲,一带一路似乎是新殖民时代的黎明——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东印度公司,后者为英帝国主义进入东方铺平道路。但是,如果说中国正在缔造一个帝国,那么它似乎已经陷入了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Paul Kennedy)的著名的“帝国过度扩张”。

而事实上,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反击。斯里兰卡监管陷入了中国的债务奴役,最近拒绝一艘中国潜艇进入中国所有的科伦坡集装箱码头。该国一个占地15,000英亩的工业园区也遭到群众反对,导致中国购买建于该园区附近的亏损的汉班托塔港80%股权的计划无从继续。

学者、中国国务院顾问时殷弘已经警告中国战略透支的风险日益增加。他的论点正在被证实。习近平完全沉溺于他的激进外交政策,已经威胁到他本人的外交抱负,没能认识到蛮力绝不是领导力的替代品。在此过程中,他透支了中国的资源,而中国经济已经开始蹒跚,工作年龄人口的下降更预示着长期停滞。

中国有句谚语,培养野心就像养虎为患。习近平在一带一路上走得越远,就越有可能遭到一带一路的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