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吃的权利

纽约—粮食体系已经全球化了。如今,北美肉食从地头到盘中平均要走2400公里。随着粮食供应链的演变,保证所有人都能获得粮食的措施越来越重要,而“粮食权”已成为自下而上变革的重要推动力。

9月印度出台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粮食安全法,保证三分之二的人口每个月可以获得五公斤小麦、稻米和其他视频补贴,并加强了对孕妇、学校儿童和老人的支持。尽管这套系统毫无疑问存在大量漏洞,但把获得粮食作为法定权利是朝向正确方向的重要一步。

这些进步(远远不局限于印度一地)是十年来全球积极主义的结果。这一积极主义对现有粮食体系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自1948年发布《世界人权宣言》以来,言论自由等政治权利已经得到了广泛推行,而粮食权却被大大忽略了。

平心而论,自世界人权宣言签署以来,人们已经动用了各种工具治理饥饿。一些国家向进口开放市场;一些国家反其道而行之。许多国家依赖于粮食援助,也由国家信封消除饥饿无非是刺激GDP增长的问题并据此行动。但这些努力效果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