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欧洲和年轻世界

正值欧盟成立50周年之际,许多欧洲人也与欧盟一道步入中年。他们也开始知道,潜在的人口变化将会让欧洲下一个五十年与上一个五十年大为不同。

欧盟第一个五十年的特征是人口增长以及工作年龄的人相对儿童和老人比例较高。战后“婴儿潮”一代人推动了持续经济增长的时期,这一时期加强了欧洲在世界上的地位并且带来了欧洲公民生活质量的显著提高。

而在另一方面,欧盟的下一个五十年中,婴儿潮一代人步入退休,缩减了劳动力数量,这些人还要担负老年人医疗和养老金需求的沉重负担。到2050年,百分之三十六的欧洲人将会年满60岁,而且,尽管预计寿命增加,持续的低出生率意味着欧洲大陆人口将在2020年开始萎缩。

尽管欧洲不大可能由于这一人口变迁而变得相对贫困,但是,它却可能会经历长时间放缓的增长时期。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老年人口占较高比例国家的人均收入和生产效率增长相对于年轻国家而言趋向于更为缓慢。欧洲的经济实力相对于世界其他地方而言因此会下降,可能还是剧烈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