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平等的医疗关系

拉各斯—最近,我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一家餐馆吃饭时发现一对很不搭调的男女。男的看起来上去至少60,却穿着紧身牛仔裤和无袖上衣,带着很粗的金项链,晚上八点多了还戴着深色太阳镜。女的看上去不会超过22,带着三个朋友跟在他身后。她试图让他加入她们的对话,甚至还时不时地凑上去吻他,但她的凯子笑得很勉强,显然越来越不高兴了。

当然,这样的关系并非新鲜事,也绝不限于尼日利亚。如果见到富有老男人物色年轻穷女人,包养她,许诺出资供她上学、旅行、购物,你一定不会感到震惊。令人震惊的倒是这样的关系会发展为更深、更长的关系。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非洲和西方之间的关系,特别是牵涉到医疗问题时,与这个“凯子包养婊子”桥段十分相似。几十年来,医疗创新几乎一成不变地复制于发达国家,认为前辈总是对的。但结果是累赘、昂贵的,甚至难以为继。

现实是非洲国家的需要、利益和资源与西方国家大相径庭。比如,在大部分欧洲各国家,大约每1,000名病人有30名医生为他们服务;在尼日利亚,这一比例为4:100,000。在差异如此巨大的情况下,西方医疗制度不适用于发达国家也不足为奇了。

问题在于很难撼动创新流只能从北向南单向流动的观点。但发展中国家可以帮助改善西方国家的医疗体系。西方医疗体系也远远未臻完美(即使是在国内)。

事实上,随着发达国家人口老化,医疗成本也水涨船高。据估计,美国总医疗支出将在2021年达到4.8万亿美元——接近GDP的五分之一,而2010年为2.6万亿美元,1970年为750亿美元。类似地,在欧洲,公共医疗支出将从2000年的占GDP的8%增加到2030年的14%。

医学技术的进步也极大地提高了医疗支出——根据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基金会(Robert Wood Johnson Foundation)的估计,其占比高达38—65%。这些技术扩大了病人可获得的医疗范围,但通常也导致了高成本服务取代低成本服务。要确保更多的人获得拯救生命的医学技术,更具成本-效益比的解决方案是至关重要的。

发展中国家创新可以在这方面起作用。不断增长的全球连通性改变了创新图景,只要拥有手机或互联网,就能获得打造局面改变系统的构想和资源。此外,还有发达国家所不具有的需要,发展中国家不但可以改革其自身的医疗制度;还能帮助发达国家寻找医疗困境的解决方案。

好消息是发展中国家的创新潜力日益显现。为了克服这些国家缺少现代基础设施的障碍,非洲正在日益利用移动技术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资源。

在医疗方面,加纳的mPedigree网络(mPedigree Network)是第一家采用移动短码系统检测假药的公司。假药平均每天造成全世界2,000人死亡。使用基本手机就可以立刻——并且无成本地——验证某种药品的真假。类似地,印度研发的Embrace婴儿暖箱只需要200美元——美国的传统保育箱成本高达2,000美元——就可以让数百万体重不足产儿和早产儿获得救命设备。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数百项类似的创新正在给最需要的人群带来高质量的医疗,并且成本只是美国、欧洲或日本的1%。这类创新能够改善发达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同时也有助于降低西方畸高的医疗成本。

 “凯子和婊子”的关系很少有长期的。但平等关系并非如此。世界领导人和多边机构应该了解并支持非洲的创新潜力——为了全世界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