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跨大西洋贸易的变革潜力

发自纽波特滩——虽然在欧美两地都进行了迅猛且貌似默契的大肆宣传,但建立欧盟与美国自由贸易区的提议却并未引起多少媒体关注。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三个,并且它们都凸显了某些阻碍合理制定国家经济政策以及建设性跨境协调的宏观限制性因素。

在二月的“国情咨文”讲话中,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提出要在“公平与自由”贸易的基础上与欧洲建立“全面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而政府则将其视为创造“美国国内高收入就业机会”综合策略的一部分。

奥巴马的大胆提议在立刻得到了欧洲的热情回应。在讲话发表后的数小时内,欧盟委员会主席若泽·曼努埃尔·巴罗佐(José Manuel Barroso)和欧洲理事会主席赫尔曼·范龙佩(Herman Van Rompuy)就纷纷称赞这个提议是“开拓性的”,并认为自由贸易区的建立能让欧洲的年度经济增长提高0.5个百分点,两人还宣称很快就会对此展开正式谈判。

起初大众对此都颇为关注,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个提议涉及到世界两个最大的经济区域,且在国家、地区和全球层面都有影响。但尽管人们知道这项协议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全球贸易和生产网络的本质,却仅仅在几个星期后就对此就失去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