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奥巴马和四十万美元问题

纽约—福克斯商业台兴奋地报道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将在今年9月份在一次医疗会议上发表演讲,华尔街投资公司Cantor Fitzgerald将付给奥巴马40万美元报酬。一些我很尊敬的人也为这个消息感到十分失望。比如,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参议员说,她为奥巴马的决定感到“困扰”,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参议员说这“令人恶心”。但我认为,奥巴马的决定具有一些救赎性质。

我见过奥巴马两次,每次都被他自然流露的温情和优雅折服。第一次是2010年11月7日,时任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在他的新德里官邸设宴招待奥巴马。当时,印度经济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迅速复苏,表现抢眼。辛格将作为印度政府首席经济顾问的我引见给奥巴马,奥巴马的反应表现出他的机智。他指向他的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对我说:“你得给这家伙一些建议。”

我们第二次见面是在2015年1月,奥巴马再一次正式访问印度之前几周。奥巴马的顾问邀请我来到白宫向总统简略地介绍印度经济的状况,这是印美关系三四人讨论的一部分。这次会面是我一生中最值得铭记的时刻之一,因为我认为奥巴马采纳了我给出的建议。光是这一点足以鼓励我再向他提出其他一些建议——既然他已经接受了饱受争议的演讲费。

奥巴马与Cantor Fitzgerald公司的安排清楚地说明了过去几十年来商业经济学的变化。在这个全球化和信息过载的时代,每个人都渴望获得其他人的注意。你的汉堡店菜单再有特色,别人不知也是枉然。无数生产者都在试图吸引客户注意力,因此,营销和代言变得至关重要——也非常昂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