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奥巴马的中国牌?

墨尔本——据美联储统计,美国人的资产净值自2007年以来下降百分之四十,跌回了1992年的水平。若要恢复到以往水平,这个过程将会是缓慢且艰辛,从总统和国会大选的准备阶段到结束,美国经济在这段时间内将会变得薄弱。会否有现任的领导人,尤其是奥巴马总统,在如此不利的环境中再次获选?

可以确定的是,美国如今的窘况与奥巴马的前任有着很大关系:柯林顿,他鼓励联邦政府放宽对金融市场的管理和忽视市场规则;乔治布什,他发动的高成本战争大大加重了美国政府的债务。但是,当选举日来临时,很多(就算不是大部分)美国人都倾向于忽略近年来的历史,给现任者投反对票。

如果事实真如此,那么奥巴马和他在任期间的其他行政人员在寻求非经济方法去活跃他的选举活动就不足为奇了。广泛存在的国家安全问题,尤其是中国带来的挑战,有可能演变为这些非经济手段。

奥巴马的对外和国防政策一向以来都是武断的,至少可以这么说,尤其是在中东和太平洋地区。他比布什还要发起更多的无人机袭击;他使得保安服务侵犯到美国公民的隐私;他允许中央情报局继续它的引渡计划;他同意有缺陷的军事审判机关审判被指控的恐怖分子;他一直没有关闭关塔那摩湾拘留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