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预算战场

米兰—以美国为最大、最具系统重要性的发达国家面临着一系列艰难的政治和社会选择。奥巴马总统的美国预算草案直接而全面地承认并列出了这些选择和权衡,这是危机后时期以来的首次。

奥巴马的草案是一份重要、诚实和充满了政治勇气的文件。随之而来的争论将在极大程度上决定美国是否会朝着强劲、包容且可持续的增长和就业模式转变以及转变的负担如何在不同年龄、教育水平、收入和财富的美国人之间分担。

我们知道,强大的技术和全球市场力量大大减少了传统行业和蓝领工作岗位,让中产阶级的就业选择朝经济的不可贸易端转移,并使国民收入增长偏向资本和高端就业者,而其他人的收入陷入了停滞。就业创造依然疲软,就业依然和增长南辕北辙。

这些趋势不能完全归咎于拙劣的政治选择或短视的政府。它们出现的主要原因是日益一体化的全球经济向技术端转移,但系统性的公共部门投资不足加剧了这些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