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奥巴马加入希腊合唱队

普林斯顿—美国总统奥巴马最近呼吁放松施加给希腊的紧缩,这是个引人注目的举动——不仅仅是因为他对新当选希腊政府对其官方债权人的谈判立场的支持。奥巴马的评论是对美国长期以来官方不评论欧洲货币事务的传统的决裂。尽管美国学者频繁指摘欧洲货币联盟的政策,但美国政府一直作壁上观。

长期以来,批评欧元或欧元的管理情况的人随时有可能被扣上盎格鲁-撒克逊或更糟糕的反欧洲的帽子。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准确地预见到欧洲货币联盟的荒谬。英国财政大臣戈登·布朗(Gordon Brown)也步了撒切尔夫人的后尘。当布朗团队拿出经仔细研究的理由拒绝加入欧元区时,许多欧洲人对他们嗤之以鼻。

因此,奥巴马的评论可谓令人耳目一新。奥巴马是在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希腊不必指望更多债务纾困、必须保持紧缩之后一天做出这一评论的。与此同时,在做出多日的并不掩饰的威胁后,欧洲央行即将要切断希腊银行的资金了。金融稳定的捍卫者正在放大一个破坏性的银行挤兑。

考虑到即使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没有跳出德国认定的正统的窠臼,奥巴马对欧洲的思想偏隘(intellectual insularity)的决裂就更加引人注目了。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对《爱尔兰时报》(Irish Times)表示:“债务就是债务,它是契约。违约、重组、改变条款是有后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