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内战战区的核武器

洛杉矶——近期失败的土耳其军事政变造成动荡、偏执和对现政权认定反对派人士的镇压,其中也包括很多记者。幸运的是,虽然叛军飞机从因吉尔利空军基地起飞,但政变并没有导致美国储存在该基地的数十件核武器落入叛军之手。但下次能否还这么幸运呢?

全世界九大拥核国家对外宣称没什么可以担心的。他们认为多数情况下电子保障装置(许可操作链接,缩写PAL)和物理保障相结合意味着即使核武器的储存或部署国真的被暴力活动所吞没,他们的武器也仍然是安全的。

曾在桑迪亚国家实验室担任高级武器工程师的罗伯特·普里福伊对此提出质疑。他最近告诉《洛杉矶时报》曾由他参与设计的上述保障装置的早期版本或许只能延缓恐怖分子使用核武器。“要么将核武器控制在自己手中,否则就会看到蘑菇云升腾而起。”

普里福伊的言论理所当然地引发了人们对非安全区存储核武器安全问题的忧虑。比如巴基斯坦拥有全世界增长速度最快的核武库,并同时饱受无情的圣战恐怖主义和分离主义暴力活动威胁。据悉储存核部件的巴基斯坦军事设施已经遭受过恐怖分子的袭击。该国全新的移动型“战场核武器”——降低了盗取难度——放大了现有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