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内战战区的核武器

洛杉矶——近期失败的土耳其军事政变造成动荡、偏执和对现政权认定反对派人士的镇压,其中也包括很多记者。幸运的是,虽然叛军飞机从因吉尔利空军基地起飞,但政变并没有导致美国储存在该基地的数十件核武器落入叛军之手。但下次能否还这么幸运呢?

全世界九大拥核国家对外宣称没什么可以担心的。他们认为多数情况下电子保障装置(许可操作链接,缩写PAL)和物理保障相结合意味着即使核武器的储存或部署国真的被暴力活动所吞没,他们的武器也仍然是安全的。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曾在桑迪亚国家实验室担任高级武器工程师的罗伯特·普里福伊对此提出质疑。他最近告诉《洛杉矶时报》曾由他参与设计的上述保障装置的早期版本或许只能延缓恐怖分子使用核武器。“要么将核武器控制在自己手中,否则就会看到蘑菇云升腾而起。”

普里福伊的言论理所当然地引发了人们对非安全区存储核武器安全问题的忧虑。比如巴基斯坦拥有全世界增长速度最快的核武库,并同时饱受无情的圣战恐怖主义和分离主义暴力活动威胁。据悉储存核部件的巴基斯坦军事设施已经遭受过恐怖分子的袭击。该国全新的移动型“战场核武器”——降低了盗取难度——放大了现有的恐惧。

政权动荡善变的朝鲜是另一个忧虑情绪的策源地。因为怀疑军方的忠诚,金正恩政府已经多次清洗高级军官,从而不可避免地激起了可能在某天酿成严重内乱的国内反对情绪。在如此纷繁复杂的格局下再加上核武器无疑非常危险。尽管其他有核国目前看似稳定,但中俄等有核国依赖专制的程度越来越高,一旦政治凝聚力逐渐消散,就有可能面临着国内危机。

当然,也不乏大量冲突爆发后保持安全的例子。1961年法属阿尔及利亚将军起义威胁到撒哈拉核试验装置的安全,但最终并未爆发危险的事故。在中国,政府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有效保护了核武器基地免受红卫兵的冲击。而反对戈尔巴乔夫的政变和苏联解体都没有导致国家对核武器失去控制。

但不能据此认定上述先例意味着核武器将是安全的,在巴基斯坦和朝鲜等动荡国家更是如此。核弹或核材料有可能被叛军、恐怖团体甚至是失败、绝望的政府所控制。而且在上述情况下,国际社会几乎没有办法能够缓和危机。

比如,就像以色列袭击伊拉克和叙利亚疑似修建的核反应堆一样,外部力量可以发起有针对性的袭击。如果以色列未能准确识别目标,那些袭击就不可能成功达到目的。事实上,虽然伊拉克奥西拉克反应堆的存在尽人皆知,但发现叙利亚的Al Kibar核反应堆却堪称一场情报政变。

危机时刻发动对朝鲜或巴基斯坦核设施的袭击需要取得同样的突破——鉴于全面细致的隐藏工作,这样的突破更加难以取得。在动乱过程中偷偷转移核弹及材料将进一步加大袭击难度。

还有一种选择——入侵和占领——避开了精准定位核设施的难题。纳粹德国的战败致使盟国得以找到并摧毁该国新生的核项目。2003年入侵伊拉克让美国拥有了不受限制地进入可能存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所有基地的权利。但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同样,入侵和占领无论朝鲜还是巴基斯坦都需要动用数量庞大的军队,有可能引发痛苦的常规战争,也有可能导致抵抗力量利用核武器来抗击侵略者。

第三种选择是核遏制,以此为方案必须采取若干措施。首先,为预防核转移起见,我们必须对出入目标国的所有陆地、海洋和空中航线加以控制,并着力强化远近国土安全措施。尽管阻止全球违禁核材料的防扩散安全倡议(PSI)已经生效,但据国际原子能机构报告仍存在少量的核材料走私。加强监管可以缓和、但无法彻底解决问题。

遏制战略还需要说服核托管者冒着生命危险抵制恐怖分子或叛乱分子进入核设施。它要求相关国家的邻国时刻准备进行弹道导弹防御。虽然印度、韩国和日本持续进行此类系统的现代化,但没有任何导弹防御系统能够做到无懈可击。

当危机爆发时,地面情况瞬息万变、恐惧的阴云不断聚集,在此时刻缓解核威胁绝非易事。尽管相关政府的确制定了秘密应急计划,但上述计划过往应对近期中东国际局势动荡的效果参差不齐。仅仅希望局势将按计划发展、从而导致核命令和控制得以保持是一次冒险的赌局。

现在带头与依然身为反扩散事业全球领袖的美国探讨全新理念恰恰是时机。听取行政部门、国会、智库、调查记者和学者建议的公共讨论应当奠定政策的根基。我们不能允许自己站在灾难的悬崖边时,还没有赢得广泛支持的周全的计划来加以应对。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我们从土耳其政变汲取的教训不是因吉尔利克的炸弹——更不用说动荡地区的其他核武器——是安全的。相反,我们必须明白我们最致命的武器完全可能在一瞬间遭到破坏。这应当为我们所有人敲响了警钟。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