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在法庭上捍卫外交

都柏林—最近的前美国情报承包商斯诺登事件(和其他事件)表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对欧盟驻华盛顿使团放置了监听装置。许多欧洲人,包括我在内,难以理解为何美国国内关于斯诺登的争论将如此之少的精力放在他的指控是否为真,以及,若为真会对国际法、美国外交和美国国家安全意味着什么上。

美国必须就指控(首先刊登在德国《明镜》杂志的一篇报道上)做出反应,并就其行为给出合理解释。若非如此,欧盟应该将美国诉诸法庭。

经美国批准,在1961年《维也纳公约》规定了关于外交和外交任务的国家法。美国本身依据维也纳公约于1980年伊朗诉诸海牙国际法庭(ICJ)。1979年,伊朗学生和其他人在伊朗革命政权证据确凿的放任下袭击了美国驻伊朗使馆,绑架了其中的外交官。

根据维也纳公约第22条,“(外交)使团驻地神圣不可侵犯,”且“驻地所在东道国不能进入,除非有外交使团首脑允许。”事实上,“东道国有特别人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外交使团驻地不受任何侵犯。”类似地,第24条规定“外交使团的资料和档案神圣不可侵犯,”第27条将类似的保护范围扩大至使团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