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朝鲜的交易艺术

首尔——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朝鲜最近弹道导弹试验令人惊讶的克制态度已经让许多观察家想知道他的下一步是什么。特朗普已经公开宣称朝鲜研发一款能打到美国的核导弹“不可能实现。”但具体来讲,他要做什么来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有人可能建议特朗普内阁先发制人地打击朝鲜的核设施。但这是一种危险而低效的方案,因为朝鲜其后可能会报复韩国。韩国不愿冒战争的风险,因此美国挑起朝鲜进攻将对美韩联盟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此外,朝鲜最近研发了固体燃料引擎导弹,可以在发射前一直处于隐蔽状态,从而导致在技术上很难判定正确的目标——以及合适的打击时机。

对朝鲜威胁的另一种可能反应是加强国际制裁,包括与之配套的联合抵制。但如果要让制裁强大到能让朝鲜的“年轻将军”金正恩对其最新挑衅行为有所顾忌,就离不开中国的合作,但争取中国合作绝不是轻而易举的。

中国领导人可能将过度激进的联合制裁解读为不仅针对朝鲜,同时也针对中国。而且随着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召开,中国主席习近平不愿被外界视为对美国的压力屈服。

我们从与朝鲜二十多年的核外交中得知特朗普内阁必须解决两个基本困境,才能取得积极的成果。虽然过去的政治领导人一直倾向于对外界隐瞒事实,但特朗普独一无二的非传统领导和谈判风格可能使得他在前任未能做到的领域取得进步。

最重要的困境牵涉到中国。任何使朝鲜无核化的外交努力必须缓和中国对朝鲜半岛地缘政治未来的担忧。几个世纪来,中国一直担心半岛会成为包围链的组成部分,或者成为一条入侵线路。1592年,日本将军丰臣秀吉曾入侵朝鲜王国建立入侵中国的滩头阵地。作为回应,明王朝统治下的中国与朝鲜并肩作战抵抗日军的进攻。

三百年后,中国清王朝参与1894年中日战争,防止日本占领朝鲜。并且在1950到1951年冬天,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在美国军队跨过三八线向中国边境挺进时干预朝鲜战争。

中国现任领导人与他们的先辈有着共同的战略关切,这解释了他们不愿按照美国要求对朝鲜采取行动的原因。中国根本不愿冒着其朝鲜缓冲国因制裁而陷入危机的风险。而且因为他们理解中国的战略需要,朝鲜领导人一直大胆研发国内的核项目。

特朗普和习近平已经有过第一次电话交谈,而且很快就会亲自会晤。我希望特朗普能不辜负其大胆的名声,向中国提出一项能减轻其对朝鲜半岛地缘政治担忧的大交易。

除非能将朝鲜问题与美中之间的战略竞争完全分开,否则外交努力将不会取得成功。因此,特朗普可以向中国承诺其内阁将不会寻求朝鲜政权更迭,而是在朝鲜无核化实现后提供安全保障。还有一种选择是,他可以撤回中国一直反对的美国新型萨德(末段高空防御)反导系统——前提是朝鲜废除其核计划。

而后特朗普可以要求作为交换,中国全心全意地配合说服朝鲜放弃核野心的制裁和其他工作。如果签署这样的协议,中国的现有提议——在无核化的同时签署正式结束朝鲜战争的和平协议——会成为可以实现的目标。

但缓和中国的战略忧虑令我们陷入当前僵局核心的第二个困境:那就是朝鲜的自身安全。在国际关系的残酷世界里,像朝鲜这样一个弱小、孤立的国家即使在邻国不想伤害它的情况下也能感受到来自邻国的威胁。为弥补这种自我感知的脆弱性,朝鲜不断强化其军事力量并获取像核武器这样的强大威慑。但这最终会陷入一种恶性循环,因为邻国会将这一举动理解为一种挑衅,并开始感觉到对他们自身的威胁。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承认这个问题并试图加以解决。在1994年日内瓦框架协议下,克林顿政府通过承诺改善美朝关系,成功地将朝鲜的核活动冻结了几年时间。尽管布什政府将朝鲜列入“邪恶轴心”,但它也意识到朝鲜的安全困境,并试图通过2005年9月19日签署的六方协议来解决它。

批评者认为美国为同一件事支付了两次对价,因此应当专注制裁,同时等待朝鲜采取下一步举措。但没有强大的中国支持制裁是无效的。而且朝鲜充分利用了近年来的外交停滞来推进其核及导弹技术研发。结果是,我们现在的处境比开始时更糟了。

在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曾说他“不排斥”与金正恩对话。现在他有机会兑现这一承诺,在美国安全保障和经济激励的基础上探索与朝鲜达成全面协议的可能。但特朗普只有愿意解决中国的战略担忧才有可能走上这条路。如果特朗普能与中国和朝鲜同时达成协议,那么就连他最严厉的批评者也会认可他的巨大成就。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