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朝鲜的不合时宜

纽约——越来越多人达成共识,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任期第一次真正危机或将涉及朝鲜,而且更具体地说,是朝鲜将核弹头装在射程和精度足以打到美国大陆的一颗或几颗弹道导弹上的能力。危机也有可能来自其他因素:朝鲜生产的核弹头数量大幅增加、有证据显示朝鲜向恐怖组织出售核材料或者在某些情况下针对韩国或驻韩美军使用常规武力。

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发生上述进展的时间可能以短短几个月或者至多几年计。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美国历任政府一直保持的对朝战略耐心已无法再继续下去。

方案之一是全盘接受朝鲜核及导弹库存不可避免的数量增加和质量提升。美国、韩国和日本应当依靠一套导弹防御和威慑相结合的策略。

问题在于导弹防御是不完美的,威慑也并不具有确定性。唯一的确定性是这两者其中任何一方失败都会造成难以想象的成本。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和韩国可能重新思考它们是否也需要核武器,从而导致可能破坏地区稳定的新一轮军备竞赛的危险攀升。

第二套方案需要动用军事力量,打击正在集结或被判定为迫在眉睫的朝鲜威胁。这种方案的问题之一是无法确定军事打击是否可以摧毁朝鲜所有导弹和弹头。但就算它们可以,朝鲜极有可能动用常规军力对韩国发起报复。鉴于首尔和驻韩美军完全暴露在成千上万的火炮射程内,这种状况将会造成巨大的生命和物质财产损失。新一届韩国政府(将在两个月内上任)肯定不惜一切代价抵制任何可能造成这种状况的行动。

有人因此选择政权更迭,寄希望于不同的朝鲜领导层可能被证明更有理性。这种可能性或许存在;但鉴于朝鲜的封闭状态,造成这样的结果与其说是严肃的政策还不如说是一种希望。

于是就剩下外交手段。美国可以(在与韩国和日本政府密切磋商后,最好是在加强联合国决议和经济制裁的前提下)提出与朝鲜直接谈判。一旦谈判开始,美国可以提出交换条件:朝鲜必须同意冻结其核及导弹能力,停止一切弹头及导弹试验,并允许国际核查人员核查其执行情况。朝鲜还必须承诺不向其他任何国家或组织销售任何核材料。

作为交换条件,美国及其盟国除直接谈判外,还将放松制裁措施。美国和其他国家在朝鲜战争结束六十多年后还可以同意与朝鲜签订和平协议。

朝鲜(在某些方面与伊朗类似)可以保留其核方案,但不能将其转换为现实能力。对朝鲜众多侵犯人权行为的关注现在并不迫切,尽管该国领导人应当明白只要镇压一日不除朝美关系就不会实现正常化(制裁也不会结束)。朝美关系全面正常化还需要朝鲜放弃其核武计划。

与此同时,美国应当限定愿意做出的让步。不能停止美韩定期军演,因为鉴于朝鲜所构成的军事威胁,联合军演是威慑和潜在防御的必要举措。出于同样的原因,任何限制美国在韩国或东亚地区驻军的要求都不能被接受。而且任何谈判都必须在固定的时间内进行,以防朝鲜利用这段时间制造出新的军事事实。

这样的方案能够成功吗?简短的回答是“有可能”。中国的立场可能至关重要。中国领导人不喜欢金正恩政权或其核武器,但更不能接受朝鲜崩溃或朝鲜半岛以首尔为首都实现统一。

问题在于能否说服中国(货物进出朝鲜的通道)利用其对邻国可观的影响力。美国应当作出保证它不会利用朝鲜重新统一谋取战略优势,同时警示中国朝鲜目前的做法对其自身利益所构成的威胁。继续与中国就如何最好应对半岛可能的状况对话显然很有意义。

同样,我们无法保证外交努力能够取得成功。但我们同样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而且即使外交努力失败,向外界证明我们已经作出过有诚意的努力有可能降低讨论、实施和其后向国内及国际社会解释为什么要采取包括使用武力在内的替代政策的难度。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