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核历史会在朝鲜重复吗?

华盛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特朗普的佛罗里达州豪华大宅马拉拉歌庄园举行第一次峰会。在他们的讨论当中,至少有一部分会关注全球最贫穷的地方之一:朝鲜。尽管经历了二十多年启启停停的谈判,朝鲜的核武器计划终究将世界推向了一个像极了西方六十年前曾经面临过的战略分水岭——当时的美国和苏联在欧洲彼此对峙。

在二十世纪,美国及其盟友成功地度过了欧洲的挑战,而没有引发战争。但要在今时今日的东亚也取得类似的成功,特朗普必须说服习近平采取不同的对朝政策。

在二战后的美苏对峙中,双方都有威慑对方不敢进攻的办法。苏联拥有——或被广泛相信拥有——非核力量优势,克里姆林可以利用这一优势征服西欧。美国则垄断了核武器,可以从欧洲发射,打击苏联本土。

接着,1958年苏联发射了史普尼克(Sputnik),显然,这意味着它很快就能对美国大陆发动核打击,美国的威慑效果就此打上了问号。如果苏联进攻西欧,美国就会对苏联宣战,进而也就发出了向我的领土发射核弹的邀请,这样的逻辑可信吗?美国及其盟友有四种可能的方案应对这一新奇而又危险的问题:先发制人、防御、扩散和威慑。

先发制人——打击苏联核武器——将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这绝不是诱人的图景。而随着苏联核武库的扩大,美国政府也排除了核打击防御的选项:因为它无法拦截所有可能到来的核爆,双方都不去构建弹道导弹防御的做法更加安全。因此,美国总统尼克松政府谈判并签署了1972年苏美反弹道导弹(ABM)条约,有效地禁止了弹道导弹防御系统。

第三个选项,即让有潜在威胁的国家获得核武器,是基于这样的假设:一国政府愿意使用核武器保护自己的国家(乃至其他国家)。法国总统戴高乐就用这个逻辑来为法国的核武器计划辩护,尽管他有更多其他理由要让法国加入核“俱乐部”。但是,根据这一逻辑,西德也需要核武库,而考虑到德国在二十世纪的历史记录,没有人——至少没有德国人——希望出现这样的结果。

因此,西方选择了强化现状,由美国来加强欧洲威慑政策的可信度——通过频繁地公开声称它一定会保护盟友,哪怕这意味着本土遭袭的风险。美国通过在欧洲大陆部署核武器,以及在德国前线驻军充当“引线”来支持这一立场:攻击驻德美军将促使美国参与一切共产主义一方开启的战争。这一战略起到了效果:不管出于什么理由,苏联从未发动过任何形式的西进进攻。

六十年后,朝鲜半岛也浮现出同样的挑战。自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以来,美国驻军一直威慑着朝鲜不敢进攻韩国,而共产主义朝鲜也威慑着美国:它在将半岛一分为二的非军事区沿线部署了大量炮兵,其射程足以覆盖韩国首都首尔及其十万市民,随时可以报复美国的进攻。

朝鲜核武器计划有可能干扰这一平衡。核武器让朝鲜政权具备了通过其正在测试的长程弹道导弹打击美国西海岸的能力,从而让一个老问题有了新的版本:美国会拿洛杉矶冒险去保护首尔吗?美国及其亚洲盟友面临着大西洋联盟在60年前一样的四个选择。

它们可以尝试依靠威慑与朝鲜长程核弹共存。和平,以及数百万美国人的安全,将取决于33岁的朝鲜独裁者金正恩的审慎和理性,而这位年轻人喜欢让家庭成员和亲信助手奇怪地死去。

在过去,这样的结果对美国国家安全专家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2006年6月,国防部前副部长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和日后担任国防部副部长的阿仕顿·卡特(Ashton Carter)在《华盛顿邮报》上指出,如果朝鲜在其领土上部署能打击美国本土的核弹头导弹,美国就应该攻而毁之

但是,和现状一样,攻击朝鲜核武库将带来巨大的风险。这样的打击行为可能引发第二次朝鲜战争。朝鲜肯定会输,金氏政权也将倒台,但在此之前韩国甚至日本都可能将沦为焦土。

美国已经退出了ABM条约,开始部署导弹防御系统,以期挫败小规模核打击(尽管对于俄罗斯有能力发动的大规模打击仍不足以应付)。这一选项也会带来巨大的风险。随着朝鲜核武库的扩大,导弹防御的效果将大打折扣。即使只有一颗核弹在美国、韩国或日本爆炸,也会造成灾难。

如果东亚国家怀疑美国对其防御承诺的信誉——而特朗普已经明确表示他对美国盟友的保留态度——它们可能打造自己的核武器,就像法国那样。日本、韩国和台湾显然都有迅速制造核武器的能力。

但多国拥有核武器的东亚未必稳定。和冷战期间的欧洲不同,它存在多个而非只有两个核力量;其中一些不具备“保证摧毁”的能力——即经受一次核打击仍有给袭击发动者予以毁灭性打击的能力。没有这一能力意味着有核国家在怀疑自己将受到打击时所存在的先下手为强的激励远远大于美国和苏联。

威慑、先发制人、防御和扩散:所有这四个可能的应对朝鲜核计划进展的方案都不令人放心。但二十一世纪的东亚和二十世纪的欧洲之间存在一个重要区别,因此带来了一个避免所有四个选择的机会:中国有能力给核威胁源头施加巨大的压力。

朝鲜几乎所有的粮食和燃料都来自紧邻的中国。但尽管中国政府反对朝鲜的核武器计划,也对金氏王朝并不热心,它至今都保持着克制,没有以切断朝鲜生命线为威胁向它施压。中国更担心的是金氏政权的倒台造成棘手的难民潮跨越中朝边境并带来一个新的不合心意的邻国:一个与美国结盟的统一的朝鲜。

尽管中国有很好的理由保持朝鲜半岛的现状,但继续绥靖朝鲜领导层的核野心是一个危险的选项。中国可能陷入不友好的有核国家的包围之中,或面临一场棘手的战争在其边境打响,甚至可能两者兼得。

特朗普可以向习近平强调这一点。至少,除非中国站出来阻止朝鲜,否则其核进展将让东亚成为包括中国人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的巨大威胁。

马克·吐温曾经观察道,所有人都大谈天气,但没有人会未雨绸缪。近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在朝鲜核武器计划的问题上就是如此。也许这样的状态维持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