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绝不向朝鲜妥协

华盛顿——本月初,朝鲜进行了第五次核试验——也是今年的第二次核试验。从检测到的震动看,这是朝鲜有史以来威力最大的核装置。现在的问题是国际社会应当如何面对

这个问题已经变得更为严重,因为尽管朝鲜国内的报道并不完全可靠,但伴随最新核试的宣传暗示朝鲜是在测试一种武器设计,而不仅是一枚爆炸装置。而且,韩国官员提出这或许并不是本年度的最后一次测试。换句话说,朝鲜可能会开始囤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不仅朝鲜近期的核试验与前些年相比威力更大;核试验的同时威力同样巨大的弹道导弹试验也在进行当中,包括潜艇发射和配备有大功率发动机的多级火箭发射。这意味着朝鲜可能已接近完善所研发武器的运载系统。

没人能够肯定在未来两年、四年或更长时间内可发射武器能否在朝鲜研制成功。毫无疑问的是朝鲜所寻求的不仅是关注;他们正在全力研制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弹及其使用方法。

不出所料,国际社会毫无例外地对核试进行了谴责。但不是每个人都同意接下来该怎么做。某些观察家,包括《纽约时报》撰稿人乔尔·S·维特和前情报官员斯科特·里特在内,宣布现在与朝鲜展开会谈的时机已经成熟。

这种建议背后的逻辑似乎可以归结为,“我们有什么可以失去的?”答案很简单:我们可以失去的东西实在太多。

这样的会谈——中国人往往称之为“对话”——很可能带来普遍接受朝鲜为有核国家的后果。此外,朝鲜不太可能参与这样的会谈,更不可能强制停止核武器试验,除非朝鲜提出的某些长期要求——如停止进行美韩联合军演——得到满足。

有人似乎相信,这种现实政治的做法将在某种程度上削弱朝鲜掌握的权力,并最终让他们放下武器。但实际情况是朝鲜没有做出任何事情值得我们给予这样的姑息。事实上,如果国际社会要做出任何这样的和解姿态,结果必然是让朝鲜胆气更足。

但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有充分的理由拒绝同意朝鲜方面的条款,特别是停止美韩军事演习。联合军演是任何联盟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两国一致同意共同防务,就需要确保实际演练并完善他们的合作。正因为如此,对测试和演练略知一二的朝鲜为此问题发动了最高级别的宣传攻势。

美国并未向这样的要求屈服,而是一直坚持在此前协议的基础上与朝鲜谈判,包括2005年9月签署的联合声明。该声明强制朝鲜放弃所有核计划。这种立场十分明智。毕竟,置过去的义务于不顾而展开新的谈判或许会为任何新协议的可行性带来怀疑。

可以肯定,根据2007年2月的协议,朝鲜确实采取了拆除核装置的具体步骤,包括在2008年6月将其在宁边原子能研究中心主要核反应堆的冷却塔拆除。这样的措施本意是通过确保重启核计划代价昂贵——甚至昂贵到令人望而却步,从而阻止该国的核研发势头。

但通过在不重建冷却塔的情况下重启核计划,朝鲜避免了很多相关费用。金正恩政权——对环境像对国际标准和规则一样不屑一顾——干脆将用来冷却反应堆的热气腾腾的沸水排放到临近的河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谈判的基础非常薄弱。毕竟,谈判只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而如果那个目的不明确或不可能,那么开始谈判就没有太多意义。相反,国际社会应毫不犹豫地拒绝朝鲜的要求,从而结束金正恩政权希望世界接受其核武器国地位的幻想。

幸运的是,国际社会对朝鲜核野心的对策大都符合上述必要的举措。我们有必要与中国合作执行制裁行动,同时与中国私下展开深入的对话,以解决就朝鲜半岛最���政治安排问题的任何战略不信任。

美国也应继续加强与日本和韩国的安全关系,包括研制和部署反弹道导弹系统。应当对据称曾阻止伊朗核计划的直接措施加以探讨和运用。

这并不是说接触朝鲜不是一种选择。恰恰相反,此前的协议仍应严格遵守。2005年9月的协议顾及了朝鲜关键的国家利益:这个国家获得了和平及外交承认的保证,以换取该国取消其核计划。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如果金政权确实希望有机会加入国际社会,它所需要的一切就摆在面前,白纸黑字、双方同意,而且随时可以执行。但如果它宁愿继续其核长征,那么它应当毫无疑问地明白自己仍将是国际社会的弃儿。它作为核武器国的地位永远不会被接受。

翻译:Xu Binbin